国庆日感言: 我们认识马来西亚吗?

<这篇是写给全马人民--包括看不懂马来西亚的被主流思想者>


因为国阵包括联盟(国阵前身)垄断了媒体,制造愚民政策,导致今天我们人民竟然互相指责,互相责骂对方不讲理,不爱国,不为大众著想。

我们被主流媒体蒙骗了
到底是我们人民的问题还是切断了的资讯媒体导致我们对真相认知与真理的追求竟然是如此支离破碎?至今 没有人敢说自己的资讯甚至知识是准确无误,就如简单的实事求是的精神也要经过政党政治的喊话,才进入到所谓求存同异的方案。而对真理的笃信我们更加是莫衷一是,有人说公义是属于大家的,也有人说为了社会稳定,没有人人平等的可能。


主流思想教育我们远离政治问责
长期处在这种的分离政策,这种让主流媒体、主流思维自圆其说的社会生态里,我们发现评论人开始以精英领导社会的制造强势英雄形象。然后他们又纷纷从打造自己是为国家为民族仗义执言的形象,转型为政府解读许多恶法、滥权、腐败、贪污舞弊等等行政与政治堕落的严重问题,转化为行政偏差、部门刑责。然后他们似乎顺理成章的把责任推给追求真相与插手监督的公民社会与反对党制造分歧、制造问题、制造两极化社会、破坏政府的公信力等等。

慢着,公信力可以打造的吗?如果你承认公信力是人为的,是可以因媒体团队的服从指挥与偏离媒体专业与独立精神,那么这样的公信力算哪门子公信力?

为何社会互相猜忌?
再说劳勿山埃采金危害人民健康家园,关丹稀土工厂危害国家未来安全健康,边佳兰石化厂造成要毁村灭家的严重危机,加上当局容许恶霸违法乱纪,威胁人民与公民的安全等等。政府部门不再是为民解困的机构,而是一致地把问题的根源归罪给当地与各方关心国家危机的人民

因为媒体被垄断-国家的电视、电台、报章等等几乎都是被亲政府财团垄断。任何关系到因为无序(发展计划没有经得人民同意、没有照顾人民安危、偷偷开发等等)发展,野蛮无理地把任何公民权利的抗争堆罪为政治化行为......已经深植人民错误印象里。歪理已经成为大家互相谩骂、指责、仇恨的导火线。

媒体打造愚民
这些助纣为虐的行为竟然获得大部分人民的认同,大家竟然以为一场永远无法胜利的民主游戏,可以一夜改变事实。无论是执政党或反对党支持者都认为选举就可以解决堆积如山的国家问题。但是没有人认真到挨家挨户一一解说。为什么要挨家挨户解说?当然就是因为媒体被垄断,好人变坏人的戏剧天天上演,已经让长期接触主流媒体、主流思维的人民是非不分。大家只是满足于自己所认识的世界观、价值观,包括对政治的片面认识,对种族政治的照单全收、对政治宿命论的慷慨解囊、对仇恨政治的精益求精(我认识的许多朋友认为既然对方使阴招,我们何必遵循君子作风,一意打狗、打汉奸就可以)。但是当我从国家整体思考,我发觉到这样我们也应该合理化其他人如法炮制,那么为什么我们却对别人的种族主义行为痛恨恶绝?

社会逐渐功利主义
因此,因为我们互相的不认识,我们对新闻媒体的分割了导致我们不是解决问题,我们只是把一个值得尊重的人当着一个数目,一张选票。但是我们不去认真研究分析,如何打破媒体垄断,如何传递真相给被隔绝的民众。

未曾认真对话的尴尬
犹于甚者,那些突破种族、地域、宗教、肤色等等的公民运动却被媒体、执法单位等等围堵成为制骚乱者。君不见因为国阵里传出阿拉字眼与基督国的“敏感”课题,有多少主流媒体或群众热衷于谈论伊斯兰党与公民社会如何突破宗教与族群隔阂,主动地把“敏感”课题变成理性探讨,成为大家知的权利成为大众寻思突破虚假谎言的无知。是谁围着种族、肤色、特权、城乡、教育资历等等建造一堵又一堵的深墙后院,是谁执意误导人民种族和谐不能有政治讨论与宗教信仰交流?

真理因为“国家”而支离破碎
请看看今天就算是面子书里对国家课题的讨论都是那么地片面、那么地矛盾、那么地逻辑纷乱。因为我们的国家长期奉行了一知半解的社会状态,而主流媒体成为了最大的帮凶,甚至老百姓以讹传讹的合理化自己的片面正义感、种族正义感,让大家都奉为马来西亚人民的终极目标--就是最高真理。因此有人强迫自己相信宗教信仰对是非的观念是可以妥协的(我/们个人见证了教会/其他宗教群体对政治的抗拒到参与监督的过程),因此也有群众认为宗教信仰是可以利用的政治武器。

也因为如此伊斯兰化数十年来只是成为种族或非伊斯兰宗教自我保护的课题炒作,没有多少人真正从认识真理的执着与认真来看待为什么有这一群人对民主、人权、公民权利、贪污滥权、腐败朋党有着那么偏执的分野。没有多少主流媒体/社会特别着墨在他们对宗教信仰的热诚对国家与全民的热爱、对超越族群的关怀是那么地开放。没有,只有对一些所谓古老教条的特写、无限放大,什么极端、极端主义、断肢、神权等等辞藻都变成犹如文明对抗封建社会的光环标签。

人民应该写自己的媒体
其实我们只要踏入吉兰丹,只要用心倾听不同人民的声音(当然要包括伊斯兰党的支持者)再把自己的体验,自己的对话写在替代媒体(可以是网络媒体也更应该是打入没有网络媒体触及的主流思维地域),那么国家人民对宗教、肤色、种族的隔阂就可以被打破,种种因为误会而仇恨误解的迷思就可以打破或修复,但是试问谁愿意放弃喊话带来的政治利益与选票利益!

再思公民运动
如果政党政治秉持的是这样片面的认识,这样的反智这样的为政党政治、为基本盘打算......那么作为马来西亚人民,作为真正决定国家命运的人民,为何还要迷信政党政治的无误论,为何我们不能挑选一些可以合作但是不是(不会犯错)天使的政党与公民社会团体合作。试问在国家公害上你我认识多少、贪污滥权、政治腐败、朋党营私的事实你我相信多少?对抗强权违纪面对的危险、污蔑、恶毒、伤害、头破血流我们知道多少?428、709、反公害运动等等的意义我们尊重多少?

价值重建须靠真诚认识
请问在这个国家,我们还有多少可以尊重的朋友、团体、政党吗?请问我们感恩的对象可以是为了改变国家更加民主、自由、公正而付出代价的人民群众吗?

这是怎么样一个国家?是不是你我相信可以改变成为更加民主、更加为下一代我们的未来觉得骄傲的国家?

在国家人民还没有都绝望之前,我们是否应该本着祈祷、祝福与认真努力改造的决心,重新思考我们支离破碎的认识必须重建,寻找解决问题的源头--必须从真诚认识开始?





 这是我的国家马来西亚,一个值得我骄傲可改变的公民社会国家,你呢?



这首情歌献给我爱的国家马来西亚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