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反公害长征,为我们共同命运负责任


《参与反公害长征,为我们共同命运负责任》

黄建民于 2012年11月19日下午 11:46 · 发布


文/黄建民      


从文德甲到兰增的反公害徒步回来后,感觉特别累,肯定是昨天走了半天的路程。虽然20多公里的路不是很长,但是就算驾车往回正常行驶,也不是20分钟能够到达的。可见20公里后遗症不是没有的事。

所以今天上班的时候特别的疲倦,我反思作为一个工作者,我应该在职好好的工作,不能被其他事情影响,但是我却因为看到路上不负责任的司机而破口大骂,我说你要死也不应该连累别人,连累家里的妻儿老少。我不能控制自己对这些漠视生命的公路杀手,虽然我真的不想他们有事,但是心里还是希望有一些意外惩罚能够让他们记住教训,他妈的,不负责任的家伙。

是的,这些不负责任的人,不可能是民主人权、公民独立思考的榜样,他们在公路上恶劣的行为,就如可能导致我们大家遭受环境公害大灾难所无法弥补的人为灾害。

我们对公害缺乏群体抗衡力量
没有咨询理会人民意见的lynas稀土厂、建在民宅附近的武吉公满山埃冶金厂、砂拉越炼铝厂、影响/毁灭原住民生计与文化历史的水坝工程、破坏海洋生态与百年土地的边加兰石化工程......贪污滥权无法被监督制衡的反民主公民的恶霸行径等等,都是凸显我们马来西亚民主状况里,缺乏整体公民意识与人人为我的公共精神的真实面貌。

参与民主与公民运动,需要太多考虑吗?
 要说苦行或说步行长征也好,从关丹走向国会本来就不是大家应该考虑太多的一种公共参与。我不愿意说谁不参与就不对,但是我想走在公路上告诉全马人民包括无良的政府,我们爱我们的国家、爱我们的健康家园、我们要为未来负责任,不是一件应该考虑太多的决定。

我们满足别人为我们走?
如果今天,我们仍然怀有期望别人为我们争取民主与公民权利的心态的,我们真的需要检讨。我们需要重新思考政治参与是不是只是票箱民主而已?但是历史告诉我们无论是反对内安法令、反对选举不公、反对滥权贪污的公民运动里都不是几个人的事,也不是阵线分明的政治活动。我们不能否认308的政治海啸里有许多国阵党员将新政治的希望投给民联或反对党。我们也不能否认虽然目前走在关丹往国会的道路上的群众只有数百人,却获得丰富物资支援里没有为民主(不能用双脚参与)赎罪或显示出肯定反公害的运动价值。在物质资源比身体力行超多的现实环境里,我们都需要反躬自省,是否我们仍然习惯为参与民主运动继续找借口?从关丹到国会的每一段路程里,难道没有一段我们熟悉与可参与的路程?

反躬自省是烈火莫熄(reformasi)不可或缺的精神
如果大家都(可能十万可能百万的人民)上街了,我或我们就不会写这样的反躬自省的文章了。我这样写并不是要告诉你,我多伟大,我只是要尽上我的公民责任,特别在不影响我的工作的情况之下挤出一两天(至少两个星期天与最后一天到国会)的时间参与14天长征里的几段公民的道路。我也没有想过到底在这段路程里会有什么补偿我们双脚参与的犒劳。甚至我与一些随行的同伴/战友都认为不应该用苦行,其实比起因为不站出来而面对未来的大浩劫,我们只是行善(行善是应该的)、我们是为自己争取健康安全的居所、我们是很骄傲(但不高傲)地告诉历史我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我希望如果您真心看完这篇:《我们为我们共同命运负责任》的篇章后,会在最后一站自己站出来,也鼓励更多更多的公民站出来,我们的国家需要的是公民的醒觉与身体力行,就如黄德先生与其他不为自己计较太多代价,自动自发的公民。我们期待成千上万的公民站出来,为将来共同负责任!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