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会累吗?

从教会细胞小组在小飞象餐厅聚餐散会后,各自回家,因为走了相反的方向,又再次在小路上、山坡上、住宅区里兜兜转转浪费了一个小时的冤枉路。

回来后,心潮起伏点看网路电视里《鲁豫有约》的濮存昕的倾谈节目。特别留意到他在青少年时代响应共产党下放到东北黑龙江北大荒的故事。到底是他们自愿去的,还是国家政策强迫的或者是毛泽东个人的命令?


当然作为高干子弟下放到国家偏远的地方去对平权、重视弱势群体的呼应是正面的。但是这是否自愿的,是否更为重要?

若不是中国改革开放可能根本不会有《鲁豫有约》这样剖析内心真实感受的平台,说出他在北大荒第四年后开始思考未来是否要老死异乡,是否就这样过一生呢?

开着的网络电视没有让我看濮存昕如何面对当时的内心挣扎,就直接播放毛泽东的外孙女讲述毛泽东家族的故事。孔东梅小时候在上海大院里陪伴毛泽东的革命妻子贺子珍,至到少年时候才搬到毛泽东住的中南海与母亲李娜在一起生活。

左图为濮存昕

有人说位高权重的人他们的子女或亲属一定生活无忧无虑,衣食无忧,但是毛泽东却没有因此容许亲人受到特别照顾,反而对子女管教特别严格。

到底这是怎么样的生活,一个个高干子弟不但没有享受所谓特殊待遇反而成为一个要过比一般人更苦的生活,这是强迫意志还是自愿选择,有得选择吗?

中国人谈起毛泽东到底是人还是神,相信双方都大有市场。我们外人可能不能理解这样一个毛泽东到底是善良人性的毛泽东对国家人民的感染还是政治宣传教育,从小戴着红领巾学习做先进儿童、少年、青年强化教育造成的没有自我的思想体系?

唯一可以比较真实的解说就是回到当时的历史场景、历史时空,明白在这样的所谓社会主义的世界观里是否真的每一个人或者说大多数的人都把个人的利益放下,以改革社会帮助扶持新社会为己任?

凭人的个人意志真的能够无怨无悔吗?是否我们要考虑哪些思想开小差的,他们在这样的思想监控之下,还是自由的吗,还是一个有尊严的人吗?

最糟糕的是如果国家领导的思想、路线图、政策失误这些长期被灌输同类思想的人民是多么无辜呢?

可能因此有人很冒失地用“权力游戏”来形容这是毛泽东一个人的责任,或者是太过迷信马克思主义导致的失去自我的人格分裂。我想如果单以权力博弈来对中国共产党的斗争全盘否定是一样缺乏人性思考的。问题是某个思想到了极端与难于驾驭后对更多人的伤害是什么?如何避免历史重演?

可能我们会陷于:真的必须牺牲一大批人的生命来创造未来,或者是有没有更人性化的改造社会的方案?是否各方阵营要绝对化必须对方死去才能够解放人民呢?当然事有分轻重缓急,如果是希特勒的残暴、日军侵略者的野蛮当然大家应该团结抗敌,在此情景之下选项是非常清楚直接的,而后果也是明显的。

回到毛泽东是人是神的问题,如果毛泽东认清自己其实自己也是一个普通的人,只不过其对改革中国或改造世界有从不动摇的决心与信念,但是这是否可以把国家与世界看为一体化?这是很讽刺的,一个千方百计要打破迷信的人与思想竟然无可避免地把自己推向神坛。

历史功过似乎无法一言概之,但是可以比较全面思考的是思潮与思潮的冲突必须横尸遍野及漠视人性的尊严与生命主权吗?

如果当初毛泽东会感觉累,会思想到其人民也会因为他而累,需要休息,需要反思,需要听取更加科学、民主与有尊严的劝告,那么今天的中国人民是否会把毛泽东当神来拜?

所以感觉累绝对不是弱者!忠于感觉的人应该思考下一步应该如何走下去?

后话:最近有许多朋友说求真是著名部落客,让我思想与反思这名号的意义与社会责任。试想如果我不小心翼翼地思考一些命题,随波逐流地喊口号或故意和公民社会及真实历史唱反调,我的读者们会否把我当着另一个神话的毛泽东来学习?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