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辩论思考


后记:郑丁贤写了一篇《 拖车姐和正义伯》,有意扭曲事实,恰好我写了一篇《后辩论思考》提醒公民应该学会评论评论人。今天我许多朋友也应该被批评,因为他们也在shaping 公民论坛成为一个循规蹈矩的演讲训话会,他们的眼里不应该有拖车姐不应该有愤怒伯,他们可能与郑一样认为他们都来错了场合。sorry,公民论坛应该容纳不同的意见,我不能苟同循规蹈矩在公民论坛的过多干预公民思维。没有拖车姐的言论怎么承托国阵颠倒是非的功力,没有愤怒伯怎么当头棒喝地揭露了,掩盖了数十年华社群众对惺惺作态的政治的忍无可忍?只有郑丁贤这些评论人还风花雪月,看不到历史怎么把拖车姐与愤怒伯推到舞台上让大家反思!
(可以点击图片放大)

因为我们活在广告包装的社会里,所以我很在乎或者有意无意的一定要和主流和谐又或者故意唱反调。端倪这两种极端,我们必须承认领袖、楷模成为我们关注的最大目标。

在娱乐圈,媒体与娱乐公司就是靠这套追星族的生意经来套住大家的口袋,不断制造大家消费的动力。同理当一个社会不懂得独立思考,不懂得看公民权利比一切重要就会走以上两个极端。


揭发现象不是政治目的
黄糩璊就以马华国阵为崇拜的目标,出位地表演其“敢怒敢言”。其实这里有其一定市场,就如蔡细历把中央政府的责任推给行动党我仍然看到一大班的人在鼓掌。这说明了轻蔑独立思考的人其实很可怜,充其量只是政治工具,他们不会留给社会或国家有正面的意义,这包括很少人批评的马哈迪,一个经常揣着权势语无伦次的人物。

但是寻根究底除了造星的腐败政治结构(包括很多时候反对党也对这套思维也照抄不误),最大的问题出在人民不愿意用自己的脑袋独立思考、分析与公平地看待问题的本质与根源。

我们是社会化的产物
社会学里对社会化有这样的诠释:社会化就是由自然人到社会人的转变过程,每个人必须经过社会化才能使外在于自己的社会行为规范、准则内化为自己的行为标准,这是社会交往的基础,并且社会化是人类特有的行为,是只有在人类社会中才能实现的。社会化涉及两个方面:一是社会对个体进行教化的过程;二是与其他社会成员互动,成为合格的社会成员的过程。我们接受的教育、宣传、思想行为的影响都被型朔(shaping),因为如此,大家对辩论存在着既有的期待,期待每一个人都循规蹈矩地听台上辩论,期待两个“王”都赢(大家说的双赢)。其实很多人忽略了上台的不只是两个人,大家更加忽略了我们听台上的目的不是只抱着学习或捧场的态度,最重要的是我们内心的政治意识怎么来衡量台上的表演?说白了,如果我们没有公民意识,我们怎么敢评论辩论者?就是这样许多妄自菲薄的心态,导致我们不断要求辩论必须循规蹈矩,辩论必须好像小学生不离题(翁诗杰语)。其实这不是一般的辩论,我不认为我们必须在“两线制是否会成为两种族制?”辩题上去证明什么,甚至辩驳什么。因为这题目原本就大离题。如果评论说蔡攻势凌厉,林沉着应战,我觉得这非常表面也具误导性的题目。一个以谎言及颠倒中央政府与州政府权限,一个对街头政治表示轻蔑的政治人物您怎么描写这些事实?我不是说形容词不能写,但是事实是党国不分的叫嚣竟然被公民无视其严重与矛盾性?

后308,催逼国阵做反对党
其实,蔡细历或黄糩璊等等马华的代表都有很大做反对党的潜质,民联朋友不要急着布城就没有观察到后308国阵许多领袖都不断抄袭反对党的无论是橙皮书、福利政策等等。但是不能忘记作为民主新政治的主张者,我们怎么告诉人民,现象与本质的差别?是否国阵抄完了民联的政策,民联就是不用进布城?这回到我一开始的提问:我们怎么建立更多的独立思考群众,包括经常批评民联的人民。但是他们必须有别于国阵批评民联为了永续腐败政权,反之是为了还政于民,建立一个两线制的新制度。

离题不重要,重要是真心
很多人对民联代表不能说出政纲认为离题与各自表述,但是请问如果马华国阵能够把政纲背得滚瓜烂熟又七情上脸是否就是言之有物?那么您是来听骗子说故事,满足于做国王的新衣里的国王,而不是用辩论来考验、验证政治领袖是否言之有物,是否能够解答民困、是否能够提出一些大家忽略的事情。

人人皆公民
我写评论写感言有一个很简单的想法,就是希望更多人写,如果有人写了,我就不用写,我赞就好了。如果某些写得不足的,我就是补充或者提出自己的看法。其实如果每一个人都肯定自己的必须尊重实事求是,公民意识与民主涵养的要求,我们其实大家都是评论人,我们有资格评论其他评论人。今天主流媒体仍然用老旧的领导媒体的方式来把现场直播的新闻当“只有自己可以代表人民”的态度都是人民常年以来无法看清的问题。这也导致了主流媒体学不会尊重公民意见。当然如果某位评论人说了可能他们会回应一下,但是如果人民说了,他们会视若无睹。公民的力量就是要理直气壮,我们不需要纠众把自己认为的“政治敌人”人肉搜素挖地三尺”。但是我们的责任是以正视听,拨乱反正,这需要更多的独立思考与甘敢于说出自己的看法,认真接受批评与学习进步。

打击不是目的,建立才是意义
如果你去骚扰人家的生活,把辩论的焦点转在非公民的意义上就是自己削弱了公民力量,节外生枝。我奉劝那些“他想要红,我们给他红”的动作,应该思想其实他们不是要红,他们可能就是简单的不知情,或者甘于背叛事实,扭曲真相做政治的工具。如果我们过激的行为,已经超出了尊重别人的隐私权与家人等等,那么我们是有必要检讨的。网络需要正义但是不需要暴力,网络需要真理,但是不需要歪理。我碰过一些网民,和他们说反对贪污滥权的事,他们会很like你,但是如果请他们把对手当人看,他们会说他们的对手不是人。对,有些时候,我也感觉到他们的行为不是人,但是,是否把每一个自己不能接受的意见都当着不是人说的话?我们是否忘记了正义的意义与真相的目的不是给我们毫无节制不说理地放纵自己的行为,做自己所反对所厌恶的行为?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