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中国政府人道主义对待不同的信仰者

黄建民贴出贴子

2012-02-19

辩论观感: 思想僵化的国阵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89647
相信很多人都很期待这场或说这一天的辩论,但是我还是不厌其烦地提醒大家如果没有308,马华不会那么迫不及待的筹划这场辩论。这是事实,因为308后马华国阵认为人民喜欢辩论,喜欢听民联讲,那么他们这些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国阵领袖也以为自己还有市场,所以就筹备这场辩论,目的是要赚取更多华人选票。可是他们忘记了辩论是一个公开的场合,无论你把它当政治舞台或擂台又或者钓票的台面,但是不能忘记既然是辩论就必须听对手怎么说,还有你可以在现场禁止其他人发问或发表,但是还有更多人可以写感言,就如我,我也是迫不及待地点出这场辩论是马华国阵垂死挣扎的浮木,不然不会蔡医生不会那么无知地对枪手的论调照单全收。

再次我要说行动党如果不接招,马华就只能自弹自唱,当然马华可以唱衰行动党无胆,逃避辩论但是我觉得真正的公民思考不是用有无胆做衡量而是辩论有没有价值有没有公共意义。我也能接受民联支持者甚至是国阵支持者用呐喊呼叫的方式来“讨论”政治,但是请问大家的为谁喊话是全民还是自己,是自己的政党,还是人民与马来西亚的民主未来?

直接进入我批判马华国阵思想僵化的几点,马华就是国阵,只要马华没有找到离开国阵的理由,那么就让马华绑在这个充满腐败贪污滥权的朽木上腐烂。

马华/国阵对两线制的畏惧
马华/国阵讲两线制的时候就会把自己的种族政治嘴脸搬出来,什么民联种族极化,什么民联三党貌合神离,什么民联会导致国家破产。这些都是自欺欺人的喊话,没有营养也是给自己的毒药。就如林冠英说的,马华国阵才是搞种族政治,马华怕的不是种族政治,因为他们玩的就是种族政治,他们怕的是两线制。所以马华只要不能把政治当着公共事务就会引以为豪地说与部长、首相、副首相商讨一个小时几分钟领袖就答应了,他们把公共事务当着酒店开房那么私密。试问,这样的领袖懂得两线制是以民为本而不是做戏吗?如果像马华与部长喝茶那样方程式,那么Bukit Koman 、赵明福、Lynas、红泥山、Sarbaini、Amirul等等悲剧,一次又一次玩弄安华屁股的玩意儿应该不存在对吗?

马华/国阵脑袋里的街头斗士
我没有想到蔡细历会在公开辩论的场合这样批评林冠英是街头斗士。可能对国阵马华而言街头斗士很丢脸,至少比去酒店找非太太或支持贪污滥权更加丢脸?但是如果没有街头斗士,就没有释放紧急法令六君子、纳吉不会说要废除内安法令、赵明福是谁可能没有多少个马来西亚人知道、没有多少人像关心安华的官司那样关心自己也可能面对的荒唐司法、没有308人民的醒觉、没有709不分种族、宗教、学识、性别、年龄为国家民主站街的勇气等等。我有时候还会发怨言,民联领袖走上街头的所做的实在太少了!当然世界民主进步的轨迹都告诉我们街头的正义感,街头的公民意义。只有马华国阵还僵化着脑袋霸占人民的街头!

“不要太紧张贪污”这是蔡细历说的,我也这样说,不要太紧张......我也会用马华(国阵)的街头斗士的形容来告诉大家,马华看不起街头斗士,其实是他们看不起人民的公民权利,换言之马华自己就是活脱一个自己瞧不起自己骂大街的人。如果街头斗士是负面的形象,那么马华就是那个一直逃避贪污滥权导致国家政治与各领域腐败不堪的街头垃圾。他们就是那些自己形容的流氓,党国不分!应该争取或共同建造各源流大学学院的政府工作却拿那个拉曼大学或学院来邀功。不知道政府是做什么的吗?难道在马华国阵眼里政府就是做了应该做但是做得非常糟糕的却要人民必须感恩的流氓?对不起如果街头斗士就是这样的含义,马华应该把自己的话吃回去!反之我认为民联领袖可以参与的街头实在太少,至少Bukit Koman,关丹,还有更多需要的地方民联应该动员更多人力物力、财力来支援。

州与中央政权分不清
马华什么时候对收费站的存废存有异议,如果不是后308民联领袖提出废除收费站以减少人民的负担,马华什么时候关心过收费站如何导致百物涨价?当马华党工歇斯底里的喊叫林冠英或行动党必须正面回答为什么行动党不能废除槟州的收费站我笑到差点从椅子摔下来。但是当蔡细历如获至宝地抄袭党工的无知来质问行动党后,我真的觉得马华国阵的思想僵化到那么不可理喻。一个州政府如果可以废除中央政权的权限,哪国阵何必需要中央政权,直接拿柔佛州就好,废除全部收费站,设立更多州政府大学,把中央政权交给民联吧!所以我觉得现在的马华国阵已经开始有意无意走向反对党的位置了。

不断挑起回教国是不是种族化问题?
马华领袖三句不离口,回教国神权国,说得好像比伊斯兰党更加内行,马华提出担忧,但是却一直指行动党种族化、以华制华。请问不断炒作自以为是的回教国是不是挑起种族问题?为什么行动党必须要回答保证不建回教国,谁可以保证人民的意愿不会改变?这可能是行动党一直给马华所谓玩弄的课题,但是真正的问题不是这是不是课题,而是什么是民主?如果我们反对回教国是民主的一部分,那么支持回教国就不是民主的一部分?如果伊斯兰党能够证明回教国理念是反贪、人人平等、没有特权阶级、没有种族歧视、没有性别歧视、没有违反国家宪法而且有得到全国人民不分种族的支持,那么这是不是一个民主诉求?是不是应该另外立下法令来禁止回教国?另外立下法令禁止宣扬回教国?老实说我是一个基督信仰者,我不会支持以宗教来强行要求人民做事特别是涉及不同宗教派别理念的事,但是我是看不过眼这些扭曲事实,抹黑政治对手甚至是这些年来(创党以来)伊斯兰党做了那么多对国家民主有贡献的事情后大家还在防着他们却不防国阵对国家人民直接的伤害;而他们是否也应该防我们的民主国导致道德败坏、伦理价值沉沦?将心比心其实我们为何不能实事求是地把好坏分清楚而不要以为自己才是篮子里好蛋?支持与反对回教国请停止喊话,请用理性与尊重人的基本公民权利来就事论事,会失去什么?

辩论的好处:人民是裁判官
最后从这天的辩论里我总结几句,辩论让人民认识到公民权利的可贵,辩论暴露了国阵马华僵化的思维方式、辩论让人民发现做人民还不是最好,最好大家都是公民。辩论只是让人民聘用政治人物为人民办事的平台(interview),而不是他们自我宣传的平台,如果我们人民失去了公民的评估能力,我们就把公民权利典当给不良政客了。最后当然希望行动党时常记得民联才是人民共同建造新国家新政权的政治联盟不是行动党、不是公正党当然也不是回教党。历史赋予这些政党有那么多不同背景的过去就是要磨练他们成为一个属于为马来西亚民主开花结果的奠基者,绝对不是自立山头的国阵翻版!

没有评论:

tips

画面太小,或文字太小,按着Ctrl,同时把滑鼠中间的小轮轴往上转或往下
ctrl+scroll up/down the mouse adjust the size of the page

click: semakan SPR,检查你的投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