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登马华赵明福生前好友的政治醒觉!


沙登马华赵明福生前好友的政治醒觉!
求真
2011年8月27日
晚上 11点56分


沙登马华赵明福生前好友的政治醒觉!

由 Thepplway Jian Min 于 2011年8月27日14:46 发布
最近我与一班喜爱哲学思考的好友一起读后现代哲学。必须承认以前我对后现代的思想都是相当负面的,虽然我有机会读一些后现代哲学大师福柯的监狱与医院的研究,但是刻板印象还是有的。主要就是不了解这些知识分子如何积极反思法国人在1968年面对戴高乐与法国共产党联合对付大学生与工人的政治历史背景。

马华赵明福生前好友组织--解构马华的伪民主与伪公民政治
如果我们尝试用解构法来重新阅读“马华沙登支部赵明福生前好友组织”的行为,其实他们却比许多马华领袖如蔡细历、廖中莱、翁诗杰等领袖强调不要政治化赵明福事件是比较有人情味也比较符合公共政治理念的。所以我是认同净选盟认为无论巫青团还是土权会都有和平示威的宪赋权利。

至少我在与马华博客或网民甚至枪手谈论这“赵明福生前好友组织”的行为他们都迫不及待的与他们切割,说这不代表党的立场等等云云。但是我们必须继续盘(追)问的是既然你们不认同廖润强的作为,却为什么接受马华大部分领袖都认为不要政治化赵明福事件的言论?这不是比沙登马华更加没有人性吗?政党本来做的就是政治工作,人民本来就赋有政治权利。因此从公民政治意义上“马华赵明福生前好友组织”是比马华一众领袖更加有公共政治的醒觉。

我就是公民/赵明福/Sarbaini......
所以是否解构了神话与刻板印象后更容易让我们建构一个真正公民意识的以--我就是赵明福,赵明福的死与我息息相关。当然也包括我就是Amirul,Sarbaini,Baharuddin等等所谓的被自杀或不小心或者不....什么的cases等等。

今天写这篇就是要大家思考政治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马华可以示威,人民却不可以抗议,为什么马华与土权示威穿黄衣却没有被对付,没有被紧急法令没有被控告向国家元首宣战?

可能许多以一贯华人思维的朋友读不习惯我的书写方式,但是这不表示所谓的华人思考法是正确无误的。至少在政治事务属于公共范畴,大部分的华人政治思维里根本是缺乏公民、公正、民主等等概念的。这是我一直担忧的为什么华人政治都是以种族为考量而不是普世民主价值。

单元思维/直线思维的窘境
我简单举例为什么许多大马华人向往李光耀的政治却看不到其政治残暴其实比马来西亚政府更加严重?当然一般华人只看外表,如果继续谈下去,华人的民族或种族(这应该触及马华民政与行动党政治角力的政治认识问题)政治理想就会破灭的。他们会说马来西亚政治已经很烂了,你却批评很进步的世界先进国新加坡?如果新加坡都可以被批评不民主,那么我们大马不是更加民主吗?

我简单的说这些单元思维直线思考方式一直都不断地切断历史与事实的关系,所以他们不敢谈深得民心的新加坡谢太宝与林清祥等等的被牺牲与被打压的历史意义,这就是华人的利益思考而不是公民思考。所以只有更多土权会示威与赵明福生前好友组织的冒现才会引起更多理性的政治行为批判,而不是简单粗暴地停留在比人数优劣与利益甚至是种族利益的思考。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