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教会参与国家公义


生活在一个不以圣经真理公义为生活原则的国家里,我能够理解为什么教会对国家公义如此之抗拒。但是总需要有人走在前面。这是很自然的,如果你参加过许多讲座、座谈会后一定会发觉,经常发问或参与对话的都是一般熟悉的脸孔。我希望以后针对国家与社会公义的课题,大家都能够踊跃地表达看法,也迫切地为国家公义祷告,更加因为祷告里寻找到创造宇宙万物的上帝要我们基督徒成为世界的光与盐的使命与责任。



基督徒对社会公义的态度
今天教会里其实有许多基督徒发觉我们冷淡对待国家公义vs.高喊耶稣基督是公义的上帝是有问题的(something wrong),但是碍于牧者领袖的保守与相对的对教会的所谓整体安全(担忧某些政治的因素导致教会整体受牵连)更甚于上帝对公义的毫无妥协的要求( 弥6:8 世人哪, 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 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 只要你行公义, 好怜悯, 存谦卑的心, 与你的神同行。);一般基督徒都会采取几个态度。

1.好好坐基督徒,对社会公义(social justice)只有坐言不能起行。
2.为了履行上帝对公义的要求,在外面参与社会公义的事不带入教会。
3.选择一些愿意参与社会公义的教会或者透过个人对圣经的理解劝说更多人关注社会正义的事。

基督徒因为不愿意或者惯性地被教会教导所影响--人格分裂式地看待福音的能力,只有劝人悔改归信耶稣而没有为贫穷、弱势、制度腐败、滥权贪污等等失去社会/国家公义的事情发声的权柄与责任。

教会的选择
的确,能够免于面对政治里的乱象与利益纠纷看起来是中产阶级教会免于是是非非保持教会严肃、高清(保持上帝的高贵圣洁与清心形象)的最舒适的选择。但是哪是不是教会被耶稣基督宝血建立的目的?是不是上帝用耶稣的生命建立的真理教会的应该有的使命与信仰?是否是符合了好邻舍的标准,能够为被欺压的百姓裹伤包扎?是否履行警戒社会罪恶、国家失去公义该有的先知使命?

当我们认真地翻开圣经,重读我们要顺服掌权的政府、君王,为他们祷告的时候,请问基督徒,上帝的公义因此失效了吗?上帝立下公义的准则因为我们必须顺服君王与统治者就废除了吗?

谁有权柄教导耶稣?
到底今天我们如何认识圣经的教导,是否圣经的原则,上帝的命令可以因为我们选择舒适就打了折扣?是否我们要对耶稣说,您别亲近卖国求荣的税吏、那些不知廉耻的妓女、那些被宗教判为罪人的贫穷及有疾病的群众,因为他们只是一群咎由自取的社会低下层,您要改变哪些君王就可以改变整个社会面貌了......?我们是耶稣的老师吗?谁是?部长、首相、教会领袖、小组领袖、团契领袖、还是谁,谁要当耶稣的老师?

还相信祷告是聆听上帝的声音吗?
今天基督徒对社会公义与国家公义有那么理所当然的选择性不参与的理由,是否应该好好检讨,我们的祷告里有没有真切地为受逼迫的祷告、受打压的伸冤,我们的祷告里有没有谴责暴政的勇气和认识?我们的祷告是不痛不痒的报告,还是情词迫切地为国家腐败、政治滥权、信仰失真、人权低落及反思上帝的国如何在地上行公义好怜悯......在祷告里遇见上帝而被感动而受到召唤(the call)关心与参与国家公义的改革责任?

后记:听完我对唐南发Josh Hong 的回应后,我身边的一位老姐妹竟然说,是啊,我真后悔没有上街。​这就是公民力量啊。这就是圣灵的工作啊,这就是耶稣基督的义唤醒​人性的公义性啊。

教会参与公民运动从学习耶稣基督的公义做起。


注:本文是参加唐南发主讲的“上帝的儿子耶稣,709与祢有何相干?!”的反思文章。希望可以借此抛砖引玉地唤醒基督徒对公共政治的信仰反省。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