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709,我在想什么?


后709,我在想什么?
求真
2011年8月19日
傍晚 7点28分
709后我做了两个选择,当大家都一窝蜂参加赵明福调查报告讲座的时候,我选择参加Sebelum dan selepas 709的座谈会。会上我也以马来语发表了我对一些年轻公民组织者对政治无知的担忧。

政治浪漫主义的危机

会上,许多青年学子激情四溢地述说他们对709的感想与对政党政治介入净选盟(Bersih2.0)的不屑。其中主讲人举例,反对党与执政党在国会里不能合作,他不屑党鞭对政治自由的牵绊等等,获得不少的掌声。

还有人说,安华认为净选盟运动提高了民联改朝换代的胜算很bull shit。

我认为真正有问题的不是民联领袖的布城的梦想,而是许多人缺乏整体政治意识麻醉在政治思维的浪漫主义,他们抹杀历史的事实,包括国阵滥用及霸权国家机器围剿反对党与公民运动的事实(the fact)。

会上为了讲得更清楚,我说净选盟原本就是一个政治改革运动,不要一厢情愿地认为净选盟无关政治,也不要以为没有政党政治,政治就清白干净的。真正的问题是,政治为谁服务,公共政治里公正、民主、公民的思维在哪?今天你难道可以说只有民联的,我们才要求他们必须公正与民主吗,国阵的成员党就不需要?问题是净选盟原本就邀请各方政党、组织等等参与,甚至也认同他们有反对的自由,可是这些事实,这些年轻的公民组织领袖却看不到。



别停驻在709

最可悲的是,今天谈论净选盟运动只谈709当天,而不是这个运动怎么走下去。净选盟八大改革诉求很难明白吗?我不觉得,当然那些带着私心的,没有认真观察国家政治的,可以说不觉得八大改革诉求有什么值得记住。但是,如果一个国家的选举制度是肮脏没有公正与干净的,我们可以要求什么样的领袖。可能我一直都关心政治,关心公正正义必须得到伸张,所以一眼就看出国阵领袖几十年的素质如何。

今天我们继续追问的是,709后我们是否能够满足民主初体验,还是觉得只要把当天的精神留住就好?我要大家反思的是,其实709只是净选盟运动的一个环节,一个鼓励人民自由选择表达对选举制度不干净不公平的表态。但是是否这样的一场街头运动就可以改革选举制度的腐败与不干净?是否今天国阵否认选举不存在问题却匆忙地成立选举改革国会特委后,选举制度的弊端就得以解决。还是如同反贪污委员会成立后如赵明福、Sarbaini都可以在反贪污局内身亡这样的问题再次不断发生?

不要忘记,这些特委会成立前的背景是大家对选举问题的质疑,包括了国阵在国外花大钱在主流媒体的置入行销、对生物辨识系统的质疑、对幽灵选民与外劳被成为选民的担忧等等问题的产生后,国阵一夜之间成立了特委会。而且特委会还是在国阵与倾国阵的“独立议员”一面倒的结构里。

被殖民地思想弱化了反对公害运动

另外一个选择就是为了上马来西亚历史课,选择了放弃参与公害联盟运动推展礼。笔者曾经帮忙编写山埃家园的部落格及亲自视察“灾区”并多次与当地运动领袖开会参与的“武吉公满抗山埃保家园”与接触反对Lynas稀土公害的运动的讨论与串联计划。今天我们终于把过去一直盼想的马来西亚反对公害运动串联起来了。

历史课里重读马来亚在英殖民地时代怎么在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时候放弃保护马来半岛,但是在日本投降后却把抗日部队推向非法组织。过后英国人设立华人新村以切断华人村民与抗日/英军的粮食与资讯接济,也同时监控华人对英殖民地政府的政治行为。

今天我们在反对公害如何加害当地居民如劳勿(黄燕燕的国会选区)武吉公满、关丹Lynas稀土厂的邻近居民、万饶新村的高压电对居民的健康威胁,还有红泥山发生的悲剧公害等等。但是试想当年殖民地政府如何圈围大家的政治思想与公民自由,今天所谓民选的国阵政府却如殖民地政府那样无视居民的反对与悲痛,为了钱利rakyat didahulukan?不顾人民死活。这竟然是告别了54年的殖民地政府后,马来西亚人民面对的又一场统治思想——让大家不能为了普通常识的健康与公民意识而团结起来。今天竟然不断发生如警察与教育部禁令公务员甚至一般人民不可以谈敏感课题。请问谁可以邀请这些国阵领袖长期住在公害区里?

709只是一个起点

当国阵领袖在国外媒体置入行销自己的良好形象,同时国阵政府也不断尝试监控人民网络言论的自由,不断研究如何形成法律来监控人民思想,不要忘记中国网民是不能接触许多外国媒体的。是否要到这样的一天,我们才说709原来不是只是一天的激情?

注:作者部落格
http://2thepplwaywp.blogspot.com/

支持独立新闻在线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