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读主流媒体,捍卫媒体自由


倒读主流媒体,捍卫媒体自由



在烈日下的502,赶在五月三号联合国设立的世界新闻自由日。然只有区区的三十几人,在KLCC的喷水池台阶倒读主流媒体却引起了正反两面的行为诠释。正面的是透过倒读这行为艺术来呼吁群众捍卫频临受限与被干扰(interference)的媒体;反面的是自诩代表主流意见的巫统代表,临场抄袭正方的公民自觉行为,把反对党/在野党的媒体描绘成打压主流媒体的搞笑行为。


确认行为艺术的意义内涵
行为艺术(performance art)把生活场所当成临时的舞台。它在符合任何确切的时间、地点、演出者以及与观众互动的关系之下进行。明白了行为艺术的基本概念后,我们可以进一步的分析这次的被媒体誉为快闪(flashmob)倒读行为,要唤起群众关注的是主流媒体备受幕后的黑手操弄,导致了人民无法了解许多事情的真相。甚至是当主流媒体长期成为抹黑与歪曲事实的工具。

当仔细阅读行为艺术的意义后我个人不认为这次的倒读被定位为“快闪活动”(flashmob),反倒认为应该定位为,唤醒群众捍卫媒体自由的行为艺术。我们可以简单的反思几点,倒读主流媒体为何需要快闪?快闪一族的行为很多时候,是不想让人知道谁是领导者,甚至很多时候意义含糊。但是倒读行为的意义目标都非常明确,就是要唤醒群众对媒体被干预与高层自我设限的关注。我们(全国的少数人)是透过非主流(网络)媒体了解,曾经在主流媒体里工作的制作人,如何面对高层施压与干预媒体自主。如果主流媒体不认同这些非主流媒体的报导,他们可以自由撰文引经据典地发言“纠错”。但是我们却看到相反的,这群以巫统为首的主流媒体拥护者,无法提出一个民主、开放及自由的言论来答辩,反之是指鹿为马。这样的行为只能被喻为掩耳盗铃!

媒体不自由的可怕
当群众失去知情权后,就会鹿马难辨,往往不自觉的伤害了人民群众的利益。举例,如果媒体不能公正报导国家的贪污实况,人民将会被蒙在鼓里。中国大陆流行这样一句话:“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如果媒体失去报导真实与真相的自由,人民如何判断事情真伪?小则可能会平白无辜地失去金钱与健康等等,大则可能失去国家的尊严、典当了人民的幸福!

倒读行为艺术的意义
声援捍卫媒体自主权的受害者如周泽南与黄义忠等,只是捍卫媒体自由的一部分。只有将捍卫媒体自由的意义普及化,人民才会明白人民是老板的意义。简单的说以群众的语言,倒读主流媒体意味着什么呢?

我认为至少有三点。第一、人民是否还要花钱买假新闻(fake news)吗?第二、人民有权选择什么才是可信任的媒体吗?第三、如果主流媒体垄断了消费市场,人民必须从什么管道获取比较中立与真实的资讯?

捍卫媒体自由,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如果把媒体或新闻喻为电视上的广告资讯,请问有谁喜欢看到一个谎话连篇的虚假商品,在电视或媒体上残害消费人的权益?既然老百姓个人生活里的买卖交易,我们都不可妥协!请问谁愿意看到被人民神圣的选票(我们投票的时候不是这么看的吗?),投选的政府可以背地里哄骗人民、扭曲事实、打压公平与公正?

干预媒体自由,显示当权者的窘境
最值得大家关注的是干预新闻自由与勇于抗命的新闻勇士的专业行为是发生在补选前夕。面对乌雪的艰苦站,国阵高层透过暗示与阻止乌雪的《非谈不可》出街;而面对诗巫补选,国阵也不希望沙捞越当地原住民的真实生活,成为当地选民的选票的考量。简单的说如果没有人站在新闻专业自主的底线上对抗媒体打压与干预,那么我们是无法了解许多真相的。因为这些黑手都是不在人民面前表态的。谁敢公开说:“电视台与媒体不是用来告诉人民真相的!”这告诉我们其实人民都想知道真相,只有见不得光的行为才会害怕真相暴露。他们越是掩饰与企图干预媒体自由越是显示出自己其实是明白人民的知情权,但是却以为只要掩盖事实就可以当过海神仙了。

我国被评为新闻不自由国
有鉴于我国的新闻自由度在世界排名与其他新闻不自由国家并列,可见国人在新闻自由的知情权上缺乏普遍认知。根据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评估,我国在2009年的世界新闻自由的排名,是与卡达尔、赞比亚、喀麦隆国家齐名143列入新闻不自由国家。

最新的排名虽然比去年增长到141,但是应该还来不及涵盖最新的《非谈不可》与《前线视窗》被高层进行自我审查与干预的严重侵权行为。

因此,如何唤醒人民对抽象的新闻自由或媒体自由如何与个人生活息息相关是刻不容缓的事。可能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动物庄园(Animal Farm)在小说里陈述的极权政治里的媒体严重受控,是值得我们一再反思的新闻自由、媒体自主与否,是国家导向民主或反民主的重要指标!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