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kiran mengenai kelas belajar mengarang dalam Bahasa Melayu dengan lebih berkesan

语言与文化的发展成为政党的宣传论战。后现代思想家福柯指出,人类的一切知识都是通过“话语”而获得的。我们可以说,掌握话语权的人也是掌握权力与更尖端工具的人。

可能我们华人评论人一直以自己对语言的基本掌握来判断马来人的主流思想掌握在巫统的话语权里。听了卡里嘉化的论证后,发觉我们对语言的语境与文化潮流的认知实在是太肤浅了。我们不知道安华的马来语演讲是国内属于顶尖的语言演绎。我们可能一直以为马来西亚前锋报才是影响马来社群的。但是却不知道语言在民联马来领袖里已经成为一个利器,他们已经充分掌握了群众的语言趋向。在多元族群中他们会把马来语说得最简单易懂,但是在马来同胞或马来知识分子的当中他们又会把语言说的很华丽充满想象力。

在我们一般华人朋友听到可能没什么特别,却已经悄悄地进行一场又一场的语言革命。看来我们可能太习惯以浅白或肤浅的语言来认知问题,所以我们无法享受语言的魅力,无法了解为何安华的讲座可以万人空巷。

经过这第一堂的写作班绪论,我分析到我们对外语的掌握的基本问题在哪了。在小学我们只是学习简单的字词与文法,但是我们是用华文思考的外语造句与写文章。在中学我们还是对文法与生词死记硬背,缺乏马来语的学习环境,老师不能兼顾每一个学生的语文能力,所以根本不能打好语文基础。

而毕业后,我们仍然停留在用母语的思考方法来讲或写马来文,因此我们讲的没有马来语的灵魂与精髓,没有他们惯用的语境与生字更别说是名句精华了或pantun、puisi了。

现在我想我们可以改正的是多看那些比较成熟,比较有深度的马来文章,让我们浸入他们的语境里,多与他们交流。相信至少我们可以理解他们的想法,同时他们也可以明白我们是以尊重多元的态度与他们交流。

评论

LE说…
其实,只要能多接近马来同胞,多和他们交流,不是就已经足够了吗?诚意最重要,我们可以把演讲包装得完美无缺,对他们而言,那也不是一场戏?以真心来相对就足够了。
LE,

感谢留言,其实语言是民族的灵魂,如果我们对待我们自己的母语教育尚且如此,您想别族同胞会如何看待自己的母语?

当然我们说的是和那些爱护自己母语的马来领袖交流是不应该只是点头之交或是办公事的心态。试想如果我们能够在谈话中引用他们熟悉的典故或一些最近的hot topic 是否能够引起共鸣!

所以把语言看为装模作样的工具是国阵的文化,但是我们不应该如此,否则我们对语言的认知还是很肤浅的。

哈哈,考你一下,试说kami与kita的用法?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