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大米自觉“冷血”的问题

我不认识大米(因为阿忠哥的真人真事而怀疑自己是否冷血)也不认识波波(阿忠哥真人真事的始作俑者),所以好像他们的blog没有link我,哈哈。

不过我是从别人facebook里评论细细留的烈士一文,回到自己blog里看最新的RSS文章。cc文章里又链接到大米“冷血记”的blog里。

以下是我在她blog的留言:

thepplway求真 对帖子 "阿忠哥事件的不同立场" 发表了新的评论:

我来分析一下,可能追求与众不同才是我们满以为有成就感的事。

我不能说这是对与错,因为每件事情的发生都可能有我们想不到的角度。

但是到了反思自己是否冷血的地步,可见你的“与众不同”开始感到不安,你可能必须自我批判:
a)如果我随大流了,哪我就不能与众不同了
b)可能我坚持认为一些细节是别人想不到的,因此我会坚持到底
c)如果大多数人都认为我错,我定是有问题

我个人认为我们的价值观、世界观决定了我们的思想方向与处世原则。

如果你以中产阶级的观念来看待公民运动,那么你一定会认为没有专业基础、不能自己养活(至少要生活得体面一些?)自己的人不应该从事公民抗争。

我们也不能否认你的冷眼旁观,大家以接济阿忠哥的方式来为自己不能维护正义的赎罪心理。但是你也不能否认也有很多人不是同情阿忠哥,而是爱他,欣赏他,敬佩他。

爱的表达方式都没有既定模式的,所以我们在不了解情况前应该避免怀疑别人的动机。同理的可能我们帮助一些人,背后也有人会说我们博出位、引起社会眼光等等。但是最重要是自己问心无愧。

所以我认为,如果我们已经发现我们的思维方式开始冷血,的确需要检讨。并不是因为少数服从多数的歪理,而是我们是否将心比心、推己及人?

很简单的,如果我是阿忠哥我会怎么做?

很久没见的博客聚,那个召集人路见要鸣还是嫌我的文章太长。所以现在贴上这短短评论,不要说我对简短评论毫无建树哦!

以上言论如有得罪请多多包涵,闪人~~~

原本想找梁文福的《将心比心》,网络上竟然找不到理想的,就改这首《爱的名字》。

评论

大米说…
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的“论点”,还要把你给我的回贴变成一个博文,我。。。不懂说什么好。

不过,这样也证明了:我的确是大家眼里的冷血动物。不然的话,不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
谢谢大米到访。请你别误会,我是认为这想法一般人都有的,问题是我们怎么去看待。

所以你看我的行文基本上都用我们。

所以本文没有恶意,只是探讨我们对生存价值的一些思想。

我开博文,其实是记录自己在这思想上的一些观点。可能多年以后,我是否还坚持将心比心,推己及人?
大米说…
无论如何,你的回贴是我看最久想最久的,真的。很高兴认识你。
adam说…
求真果然是求真。
Frank C说…
这,也未免太真了点.....

有些人在网上留言有所保留,就是怕自己会失言。
呵呵FranK C,

真不好吗?我说的是真理与真诚
Frank C说…
分析的条理分明,可有点太过系统了。你对“大米对阿忠哥“的另一种含蓄的关心,并没有交待。反着,急着表现你对事物透彻的看法,这有点寒。

然,对你赏心悦目的词语,还是非常敬佩。

小小微言,见谅。
谢谢提醒,这可能也是我不足的地方。因为我也急着为别人想象的阿忠哥提出真实的一面。他并没有求人家给他什么,他也没有要求全世界都学他。这点我们必须公道地说话。
Frank C说…
也许吧~

很喜欢你把事情拆开的方式来谱写事情的根源与发展。

酱强的分析能力,你是可以当卧底的。
哈哈,更多时候我是把真相在历史里整合起来。比如有人说示威不好,我就要他们明白什么才是示威,什么是民主抗议(protest)游行等等。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