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益如何落实其政治远景?

再益的退选风波越闹越大,似乎是不能临崖勒马了。到底是公正党直选的弊端促使再益站出来说“理直气壮”的话,还是因为这样的选举对他不利,所以必须捍卫自己候选人的权利?

公正党必须严正解决党选弊端
我想如果弊端真的严重,已经不能扫在地毯下然后说再益不断对抗中央领袖,因此再益已经乖离了民联的斗争云云。

我想最主要的是我们公民社会必须看到,如果一个党的党选处理不好,如何处理一个国家?--这是正比的。换言之行动党与回教党都应该成为借镜,国阵甭说了,根本不入流啊。我们能够看到国阵党选是没有菜单吗?我们能够看到国阵党选是谈论国家政策而不是种族政策吗?

再益的合作意愿在哪?
如果这是再益的问题,把党内的问题完全公之于世是否是正确的管道,这样的领导风范当上党领袖或国家领袖后是否是一个不会处理危机的人。比如说大家在讨论如何处理Sars的问题,他却天天在一些失去公信力的媒体上发表负面的意见,而且没有具体方案,更加没有合作意愿?

我个人尽量避免犯上“因人废言”的对号入座可能的个人偏见--因为再益不断指责党领袖,标榜自己才是“真正的领袖”所以他是民主的破坏者而不是建设者。我想公民社会应该关注的是听其言观其行,再益怎么样批评党领袖,他自己又怎么样处理党应该如何民主转型、如何以民为本、如何还政于民如何赋予及尊重人民的知情权与判断能力?

到底我们必须因为再益的出位言论就从此封杀任何批评党与国家领袖的意见,还是我们更加成熟--接受民主言论与公民论政应该以成熟与负责任而不是惯于标签扣帽子?

再益如何落实其政治远景?
再益用尽了一切媒体与宣传提出个人政治视野,但是如何落实,要使用什么样的平台来落实他所谓的“改革里的再改革”--新公正党?我并不关心谁能领导第三势力,因为政治的决策绝非空有理想却不能与民分忧。

如果蔡添强说直选是能够提供新人对党更直接的贡献是没有错的话,我觉得杨凯斌的观察更值得我们深思--主要职位的门槛不应该太低,有没有更强的筛选程序,让真正能够领导党与有能力参与国家改革的领袖能够被选上?反之提供新人贡献党参与党的决策这样低的门槛可能就是这次公正党党选乱象的主因了。

再益曾经多次高调认为这次党选不是要好高骛远地进去布城,而是先加强党的领导能力,我想这不是问题,问题是再益如何贯彻他自己这样的斗争指标来落实他的竞选宣言?到底他能够为党做怎么样的贡献,让更多党员明白如何加强党的政治教育与党的斗争理念与慎之那些权利欲望的过度膨胀?到底再益要如何落实他的政治理想,还有更重要的问题,再益的政治理念是源于他自己的政治成熟还是链接在国家与人民的福祉上?简单的说再益的政治斗争与人民攸关吗?如果是有他要如何忍辱负重地留守在人民的阵线上提供人民政治教育与政治醒觉?成立一个新党能够解决问题吗?他是凭一己之力来撑起民主再改革的大旗吗?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