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默许示威成为政府的选项

明天由亲巫统的回教徒示威(或抗议?)会如何?警察会强行镇压吗?会有999颗催泪弹和水炮车伺候吗?我们看到一个大马的首相与内长及警察总长各自态度不同。所以明天日落以前是否有小贩们投诉因为示威导致亏损一亿,警察急先锋会不会代表反对“示威”的良民报警?会不会有1000多人还没有开始游行就被逮捕?

明天有不一样的示威?
到截稿为止,没有听说警方如临大敌的封城行动,问了KL社区的朋友也没有听闻有警察设卡路障。

如果明天没有受到警方“保护”或监视之下群众失控,谁该负责?这让我们开始思考政府对待示威的态度问题。照理一个成熟负责任的政府应该在大型示威或抗议游行进行前设法阻止它。当然如果集权或极权的国家会强力镇压迫使人民屈服在国家机器之下。但是如果一个贯彻民主、法治的国家其领导是否应该有诚意地与抗议或示威的组织对话?就算要示威也必须遵守不伤害、破坏公众等等共识

可能读者认为我痴狂,哪有政府对示威或抗议群众服软谈判的?但是我提的正是一个政府领袖不成熟的时候只会镇压与躲避群众的反对诉求,却不敢正面面对反对的原因。负责任的政府会把维护社会安全的责任抛回给主办抗议或示威的群众。当然如果发现警方滥权及暴力,群众也可以向人权委员会投报互相制衡。

国阵政府能否有效控制单一信众示威后可能产生的后遗症?
关于明天就法庭判决阿拉字眼而产生的示威也好抗议也罢,国阵的领袖部长及其他国家机关首脑的态度等等;都是值得人民反思的一种“国阵式”的民主诠释法。对待反对内安法令、公选盟(Bersih)、兴权会(Hindraf)、反对英语教数理、反对汽油涨价、507抗议霹雳政变等等全国性多元民族的的课题都面对国家机器的强力镇压与亲国阵或属国阵的“党报”的讨伐甚至高度到叛国等等舆论鞭笞。

反而明天以单一教徒或信众发起的抗议号召是否不会给多元社会与宗教留下冲击与伤痕谁能预料?而据说明日的示威的参与者竟然来自巫统与亲巫统的团体组织。大家可以想象是否国阵特别是巫统已经失去了与多元社会对话的机能抑或如纳吉说的,“政府无法阻止回教徒在周五祈祷后,于回教堂范围内举行示威。”?让政府的支持者对着政府示威(无论对谁,首先还是政府的立场是反对示威还是不置可否都是一种态度)揭示什么呢?难道“一个大马”的政府无法规劝自己的支持者独立思考?还是这些示威(show power)的力量正是“一个大马”自我宣判概念(concept)分裂/瓦解了?

尊重多元社会,公开公平交流对话
公民社会在无计可施之下,反对政府保护内安法令与各种偏差的政策不能获得国阵政府的对话与诚意解决民困,导致必须用脚投票,告诉政府人民的心声,让那些认为反对的都是少数人可以闭嘴。但是那些为了宗教字眼诠释的角度与不满者,如果有诚意解决问题,就应该与天主教教会领袖对话、交流,至少目前为止我们没有听见天主教领袖不愿意进行对话。

但是如果明天这群热爱真理的信众愿意为了最近白糖涨价导致的通货膨胀及武吉公满、Gebeng的Lynas稀土厂国内种种各地居民面对不合理、不安全等等困境的事情进行抗议游行,才是展现热爱民主、尊重社会多元的公民,否则将成为国际社会的笑柄。

注:本文截稿于一月七日晚上十点36分在传闻一月八号在吉隆坡市中心多所回教堂将有大型示威抗议法庭对阿拉字眼使用的判决的前夕。

作者部落格http://2thepplwaywp.blogspot.com/

评论

eddieliow说…
强权哪来的真理。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