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8不只是记忆!



【428不只是记忆】

看了不同428参与者的分享,我出奇平静。非常简单,428我们亲自从早上8.00左右到达苏丹街,匆匆忙忙吃了早餐就开始在人潮但和平甚至是非常平静有秩序的步行,玩着,谈着,兴奋着,没有人跑,没有人逃跑,没有人挑衅

通讯网络被阻截的危机/被切断通讯的危机
一直在烈阳之下的下午12--2pm,大家只看到人潮越来越多,却发现,网络越来越不能上了,后来连电话也不能打了。而我们的人潮却只有华人,只有少数的马来同胞。之前的预测确实了,警方懂得包围我们,我们几乎不能与其他队伍接轨。特别是华人在没有街头经验由行动ubah志工团党带领的队伍,他们年轻但是只能在维持秩序还不错,但是如何突围或目标地点明确,似乎需要更多的实战经验。

团结就是力量
好了我们被包围被罚站(请看我在428前写的诗或短文)在烈阳之下,我们发现的是自己几乎清一色的华人。直到我们靠近盘古银行这边的独立广场,才慢慢发现到马来同胞率领的reformasi与回教takbir的口号,队伍也慢慢被整合,活跃起来。到这时候大概3.00pm了我们还说突围不出去,大家又很饿,是不是要回家算了。净选盟与民联领袖他们肯定也出不来吧?我说我们一定要坚持到4.00pm,不然我们会遗憾。不然我们会走散,而且根据709的经验基本上地铁应该被封锁的。还有当大家提早走后,那些留下来的很可能会被镇压。

谁不想集会和平?
这时候不祥的想法才从激情、和平里冒现。这可能被第一次在Jalan TunPerak 面对催泪弹攻击、第二次在maybank对面坐着也面对催泪弹攻击证实了,他们不要和平。别问我他们是谁。如果你说警方,你大错特错,如果没有人命令警方,警方是不可以单独行动,集体攻击人民的。这是我对纪律部队(discipline groups)的基本常识!

完全听/接收不到解散的信号
就这样一直到4.00多左右,我们还不知道已经解散了。就这样我们除了听到路上被催泪弹攻击的群众对国阵的怒骂,我的心情还是很平静。因为还没有离开现场(灾区)我就已经下了结论,他们不要和平集会。

亲眼目睹了几万人潮
我从现场估计我们这一边超过几万人。但是其他方面的5个集合点肯定比我们多的。我之前还说如果我们大家在大街上坐着,就成功了!果然有关当局可能也意识到和平集会duduk bantah的可怕力量,所以要冲散我们,这样才不会在明天的报纸看到几十万人壮观的静坐场面。

谁怕人民力量?
这个结论我在现场已经多次重复地复述了。所以我心情还是平静的。因为我看透了对平集会的恐惧者的嘴脸。我知道他们对人民和平静坐力量的惊慌失措。我唯一感觉吃惊的是我教会里的一些姐妹、一些弟兄头一次来竟然没有带盐,他们真的好像去人民嘉年华。其实我想709后,特别参加关丹228后我们对催泪弹的戒备可能因为大选要到了纳吉不敢乱来而松懈了。当然我也曾经多次和朋友分析,纳吉可能用现场暴乱来把责任推给反对党,这样才可能扭转劣势。但是我们被人潮的胜利声音冲昏了理智,我们似乎忘记了和平是必须付代价的原理了。

【将记忆化为行动】
就这样曾经思想过的几个可能性都发生了。而428的暴力论述,我个人高度定调为有策划性的暴乱。我完全不相信手无寸铁的人民要主动攻击警方。所以我到现在心情还是很平静的说,只有我们看透这个街头游戏的规则,我们才不会被吓倒。几十万人的上街,是我们的本钱,我们要如何把正确的消息散布给全世界?建立自己的信息网络,建立自己的公民媒体,建立自己的公民论坛。我说的自己不是大群而是自己的。但是建立是每一个人的。比如我有网络及生活中的朋友、家人、亲友、同事,这些人就是我们的网络。你不要问有没有看网络新闻,有没有看youtube,其实你应该问自己有没有在“上街”里总结自己的经验与想法?有没有因为上街而更加明白政治、公民、人民是怎么一回事。这篇文章我只会tag与我在一起的战友,我希望大家看了不是给赞,而是马上写下自己的感受,建立自己的上街网络(不限internet而已)传播。把真相告诉全世界。你的世界有多大,你的格局就有多宽,你的心思与想法必须超越政党、甚至超越净选盟。这样你的世界可以和其他世界联合。我们和平集会的意义将是今后民主建筑的奠基石。大家加油。---非常讨厌,我在这里tag不到人,下面自己坐沙发tag吧。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