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流媒体的去公共政治思考

主流媒体的去公共政治思考
求真
2012年1月11日 下午5点17分
今天一般人对马来西亚的媒体的认知有两种,一个是主流媒体属于官方媒体,属于传统媒体,消息一般比网络媒体可靠,评论比网络媒体中肯。另外相对的,相信网络媒体的朋友则认为主流媒体多沦为官方的喉舌,失去了作为媒体的良知与公正报导的专业责任,评论也沦为官方狡辩的工具。反之则仍为网络媒体较全面忠实地传达各方信息,比如官方的新闻,网络媒体不会为其修饰而是忠实报导,当然在野党的新闻也相同原则处理。评论方面,网络媒体则展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媒体专业,包括哪些不堪入目的党政歪理狡辩,网络媒体也据实报道或给予刊登。网络媒体基本上提供一个互相监督与批评的平台,这一点主流媒体只能有限地、选择性地刊登不符合主主流或官方的论述。主流媒体也因此而质问网民谓,如果说主流媒体不公平不公正,怎么可能让一些反对党领袖在主流媒体写专栏?其实这是不是开放是不是真有民主精神,大家可以参阅他们对网络评论人或网媒的口诛笔伐的论述即可端倪。



认识主流霉体

主流霉体这个特殊名词,其实是我对那些不惜牺牲媒体据实报道的专业与公正评论的责任感而做的批评标签。其实这也非本人(看到许多主流媒体者称自己笔者,我就坦荡荡地称我就好了)独创,搜索网络后发现,其实国外有些关注媒体发展的的学者曾经以“主流霉体”来形容失去了媒体功能的官方工具。我认为,当媒体失去了据实报道与尊重公正民主的架构,不但是失去了媒体功能,其伤害更严重深远影响一个社会与国家的民主与公民思想。

主流霉体的影响

到底发霉的面包可以吃吗?那么如果我们天天吃的主流霉体,那么我们不但不健康,会生病,我们的病情也会互相影响,互相自以为是,我们相信主流霉体的才是正常的,其他人都不正常。换言之,我们的健康标准与认识水平已经被主流霉体深深影响。举例,我们评论政治是自然地认为只是一种利益游戏,那些参与政治斗争的只是一种表演,没有真的真情流露,也没有什么公共利益的考虑。

以下我引述一段主流媒体评论人的文字,请大家思想:

“安华没有入狱,国阵能够避免民联继续利用这个课题巡回全国攻击政府;赵明福家属哭哭啼啼的一幕已经让国阵流失一些选票,若轮到安华家人洒泪,政治冲击无从估计。”

——文章取自《星洲日报》主笔专栏《一心不乱》林瑞源“肛交案下判后”。

可能论述安华的时候,大家都比较能够同感地认为这是安华的政治把戏,现在鸡奸案无罪了,安华就失去了这个攻击国阵的借口了。但是赵明福家人呢,他们哭哭啼啼也是政治把戏吗?也是为了政治目的与国家公正,法律平等,人权公民权利无关?

一个负责任的媒体人写文章的时候一定会深思衡量自己的文字是否会伤及无辜,是否是掩过饰非,是否会失去公信力。今天我引述这一篇短短的文字里正赤裸裸敞露了论者对公共政治的无知与公民权利的藐视。

换言之,如果赵明福是其家人,安华是其亲人,他们也会认为这与国家制度腐败、司法不公无关。安华虽然被提控肛交2,但是现在法庭已经宣判无罪,他与其支持者就没有理由继续纠缠不清了。

我们知道自己中毒了吗?

各位亲爱的读者们,如果大家都能够接受以上的论述,我们是不是已经中毒了呢,这都拜大家用自己的血汗钱购买与阅读主流霉体的后果。当大家无视公共政治诉求的是每个公民的平等权利,司法公正,三权分立不是一种游戏,不是一个博弈而已而是公民与国家最基本的建构。那么,对这些主流媒体的论者而言,今天他们服侍的对象是国阵,以后如果民联上台,他们也会继续地靠他们的笔与脑来继续灌输政治只是强权者可以把玩掌控的游戏,所谓民主只是一个政治修饰名词。

试想我们被荼毒的思想成为一个主流论述,我们对政治都是一种游戏一种强权运作的概念。因此我们如何会相信大家要求公平选举的净选盟运动(Bersih),要求司法公正的烈火莫熄(reformasi)运动都是为了公众利益不是为了安华或安美嘉的个人利益?这些误导性思想源自哪里?

政治真是一种游戏而已吗?

我们再思想,如果赵明、Amirul、Sarbaini、古甘、安华、啊丹杜亚、马来西亚人民的血汗钱、牛住公寓、主流媒体对国家人民的荼毒与误导等等的不幸,都不能让大家做为人的基本权利的思考:那么我们何必谈反贪污、何必谈什么廉政、何必谈什么民主、法治等等;因为您如果坚持民主、法治、人权、公民意识等等都是政治游戏而已,主流媒体说(灌输)的沦为政治人物的游戏内容,就如赵明福家人只是哭哭啼啼,他们未曾为国家正义、司法独立、机关透明、停止虐待囚犯证人等等做出公民论述,他们只是反对党的工具。

别让政治再哭泣!

依此类推,大家可以举一反三,今天主流媒体的功能何尝也不是为执政党为官方做政治游戏的工具?其实是这样吗?政治真的就是游戏还是一种公民权利?为什么早在几千年的希腊公民社会,人家能够提出公民蓝图(blueprint),能够提出民主意识,互相监督制衡的公民社会。今天经过主流媒体的意识流都成为工具与游戏。赵明福家人是哭哭啼啼,安华家人也是哭哭啼啼。他们哭哭啼啼的内容呢,全国人民哭哭啼啼都是白痴都是不能独立思考的吗?只有主流媒体的论者才具有政治智慧与独立思考能力?

其实我认为根本就不应该有这利用国家公器来对付政敌的游戏,因此与其说审判结果是还安华一个公道还不如说整个过程揭露了暴政肆虐的无所不用其极,这些对主流媒体而言是不值一提的,对吗?

请大家思考,在主流媒体包装之下,公民政治无关下届大选,安美嘉、黄进发、Pak Samad、赵明福家人、Amirul、Sarbaini、古甘、Baharuddin、阿旦杜亚他们与他们的家人都不应该成为政治醒觉的教育题材。他们应该让路给民联与强大无比的国阵加上主流媒体的健笔们赤裸裸地上阵!真是这样吗?您读主流媒体能够发现多么扭曲与不能公民的压抑吗?答案是不是主流媒体生病了,还是您认定自己是病人?

注:作者部落格http://2thepplwaywp.blogspot.com/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