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中国政府人道主义对待不同的信仰者

黄建民贴出贴子

2012-05-06

净选盟被骑劫?


八方论见:净选盟被骑劫?

名家2012年5月3日

不知道净选盟委员玛丽亚陈对净选盟被骑劫的言论,是否如一些媒体形容得那样。我在428集会倒数前10天参与了在吉隆坡甘榜峇鲁的讲座。演说的包括前军人、前副首相嘉化的儿子、前部长、学生领袖、诗人、艺术家、教授、人权工作者等等,都提出对国家选举不公导致的腐败、滥权、不民主等等愤慨直言。
演说中,净选盟联合主席,国家文学桂冠,1986年国家文学奖得主Pak Samad也鼓励大学生用诗歌反抗腐败的政权,別把文学与诗词当风花雪月。在这样论坛里,我见识了选委会的不公与滥权实况,如何以不民主的条文来免除法庭与法律对其不透明作业的质疑与诉讼。很在意集会被骑劫的净选盟,是否曾思考欠缺所谓中立的想法是如何產生的?
和平集会变成不和平,不是大家要看到的结果;所谓「警方听闻同事丧命的传言,导致情绪失控」的言论不但牵强,且非常不负责任。同样的,表面看来大家不应喊「国阵下台」的口號,但深层地想,大家显然已瞭解了选举不公、不法、不透明是有人/集团操纵的结果。
当局可有剥夺媒体记者与公民记者自由报导与摄录的权利?在民主、法治的国家,有什么公开场合的镜头是应被刪除的?这可不让饱受国家机器打压的在野党、公民在「人民万岁」里,掺杂「国阵下台」、「选委会主席辞职」的口號?
若骑劫论矛头指向民间与在野党,显然是可怕的。难道集会是净选盟的,而不是全民共同拥有的?在街头没人是皇帝,也没有一个人是跟班。我们是平等的,我们只是在各自的政治立场、国家课题、公民认同中为了国家的未来走在一起。我们需要净选盟做统筹,指引集会地点並与警方对话协调,但这並非主僕或主次之分。
净选盟领袖应该明白,能够骑劫净选盟运动的是扭曲的新闻、缺乏民意、害怕集会和平的利益集团。净选盟应认清,公平正义的敌人是腐败、滥权的思想与其迷信者,绝非冒著各种理由被分裂、被孤立、被抹黑的群眾,或坚持程序必须乾净才可选举的在野党领袖。
作者:黄建民

2012-05-04

华社应该打破老残思维模式


【华人群体应该在生活里学习平等、平权,打破旧思维与高高在上的讲习模式】
朋友总是问我为什么你fb几千个朋友?我说我从好的方面去看,无论是同一个民主思想或企图反驳我的人,我都想想让他们明白我的政治信仰/也包括其他。另外每一个人都是我学习的对象,包括我的敌人(人民公敌)。我要看他们的思想/反面教材,了解他们的思想结构,就可以帮助类似这样思维发展模式的朋友脱离这些缺乏独立思考、缺乏全盘思考的窘境。简单的说我在建立自己的传播网络与学习系统。这个就是我要强调我们在428与将来更多公民集体运动里必须建立自己的传播网络,让更多积极的、可朔性的思想一起来分享与建构。只有大家的积极努力建造才能拆除旧的结构,腐败的思维模式。所以我希望华人社会的讲座应该学会多听,多让会众讲,而不是做传统的演讲方式,让人家听你的。这几年前可能是不能够,但是现在大家都上街了,我们的思维必须开放,讲错了,没有关系,最重要是建立分享的良好氛围,不要再强调阶级与知识优先的错误与封建观念了!。

428不只是记忆!



【428不只是记忆】

看了不同428参与者的分享,我出奇平静。非常简单,428我们亲自从早上8.00左右到达苏丹街,匆匆忙忙吃了早餐就开始在人潮但和平甚至是非常平静有秩序的步行,玩着,谈着,兴奋着,没有人跑,没有人逃跑,没有人挑衅

通讯网络被阻截的危机/被切断通讯的危机
一直在烈阳之下的下午12--2pm,大家只看到人潮越来越多,却发现,网络越来越不能上了,后来连电话也不能打了。而我们的人潮却只有华人,只有少数的马来同胞。之前的预测确实了,警方懂得包围我们,我们几乎不能与其他队伍接轨。特别是华人在没有街头经验由行动ubah志工团党带领的队伍,他们年轻但是只能在维持秩序还不错,但是如何突围或目标地点明确,似乎需要更多的实战经验。

2012-05-02

我信仰警察专业


八方论见:我信仰警察专业

名家2012年5月2日

亲临见证了原本和平演变到暴力的428后,我开始思考是否可以以信仰对话的方式,寻找我篤信的耶穌基督救恩以外的信仰。在428的人民大集会里,我见证了长期只在教堂或神学讲座讲社会正义,却没有走上街头的教会牧者都纷纷走上街头。为此我更加確认了信仰必须有永恆的价值、必须有理性及人性(社会性)的参与。
当中文主流媒体以及网络评论都责怪警察暴力导致428和平集会蒙上污点,我觉得这样的责怪不会產生社会改革;简言之,不能对症下药;或避重就轻的评论只是隔靴搔痒。
因此我们必须相信,並且要以理性来相信警方是专业的。既然警方是专业的,那么我们就不能接受「小部分警员不够专业」这样的评论。我们把这个信仰放在428的集会里,到底小部分是多少?报悉这小部分的警员是因传闻警方死亡而失控。请问警察可以失控吗?但是我信仰警方是专业的。因此我不能因为是总警长或內政部长说警方失控,我就接受警方可以不专业了。
这不是我的信仰,我希望这也不是文明人类的信仰。
因为我信仰警方专业,因此我必须相信没有上级命令,警方不能失控,警方不能隨意逮捕,或集体对手无寸铁的人民拳打脚踢。当然也不能在没有接到上级的命令之下,以水砲或催泪弹射向人民。因此我相信,警方不会没有接到指示与命令下,就拋下自己那纪律部队的专业来对人民与记者行凶,这不是我的信仰。
今天我们大部分人迷路的癥结在--社会越来越迷信警察不需要专业,甚至认为许多现象里警察很不专业。因此我们不能要求警察专业,我们不能相信如果警方不专业,他们必须改革重整。但是如果您是有信仰的人,您必须对普世性的价值与原则篤信不疑,不能因为现象扭曲了(或变质了),就改变本质信仰/信念;这並不是信仰,只是迷信或盲从,因为您的逻辑与理性不能说服你自己!因为从前相信警方专业,警方必须专业的你,如今信心动摇了!
您信不信,反正我是信定了!


作者:黄建民

2012-05-01

谁不想看到集会和平?


谁不想看到集会和平?
神秘的特技人

我这个问题其实你可以删掉几个字变成可怕的结论。谁不想集会和平?除非你能够当人民是白痴,相信民联或净选盟的无间道化成驾着警车疯狂的撞人,惹起公愤,让集会不能和平收场。这样说必须有先设条件——国阵政府必须承认他们的警察部队是不安全的。就如当警方第一时间发布所谓净选盟支持者如何攻击警车后,在面书上公布警员失枪(准确的中文应该是丢枪)。

tips

画面太小,或文字太小,按着Ctrl,同时把滑鼠中间的小轮轴往上转或往下
ctrl+scroll up/down the mouse adjust the size of the page

click: semakan SPR,检查你的投票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