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308现象分析


后308现象分析
后308,国阵马华与巫统都显示强烈的反对党意识,他们反对与质疑雪州能力、公信力与透明度
后308是什么?一般人的理解是可能是民联执政了5个州,后来又失去了一个霹雳,我想大家可以从许多的角度去分析,但是如果只是知道结果却不问根源,那么似乎我们不能掌握一些思潮变更的规律。


从2008年3月8日到明天的2012年3月8日整整4年了,我们能够看到有什么不一样吗?当然历史告诉我们后308的现象绝对不是从2008年算起,有些依循历史严谨计算的推到1969年5月的那场全国大选,当然如果大家更加熟悉历史甚至可以推演到独立前至今——公民运动、理性思索、政治论坛等等都不断推进国家民主改革浪潮。


为了使大家容易掌握一些现象的定律,我要从一些大家熟知的公平姐、拖车姐、结构主义与解构主义等等现象分析其中涉及的公民历史脉络。


社会化 vs. 互动



可能许多人不是很了解,社会化对国家人民的思想建构有什么关系。比如说,我们对种族政治的认识还要比公民意识更加深刻,无论是朝野都竞相诠释他们认为或反对的种族政治。在马来西亚谈到政治不能不谈到种族,甚至比打击贪污滥权更加重要。这就是社会化的恶果。


但是后308,大家可以看到民联如何处理宗教紧张,大家可以感受免费水与免费宽频(wifi)的好处,大家能够看到许多一致的行动如:709,226反稀土,反对和平集会法,反对安华鸡奸2.0等等反对暴政、肮脏政治与种种的受压迫与被剥削的信息改变了社会化的单向思维。从被灌输害怕政治转向争取政治平等、政治自由等等。这就是人民互动打破了社会化的虚假、恐吓、扭曲、政府自我合理化等等。

僵化思维的公平姐现象



公平姐强调,华人应该接受苹果不能平分的事实,这是属于国阵的旧思维,也是一般平民百姓认为无可争议的讲法。只要给华人或其他种族多一点关心,不管赵明福、Amirul、Sarbaini、古甘等等都是次要的,最重要是大家都有得分。


这是国阵社会化的成果,但是很意外的当网民发现这段为一个马来西亚护航的演词,竟然成为一个质疑公平的基础的分析、抨击、辩论与责骂等等。这就是国阵僵化的思维面对公民思维的一个沉重对抗。

抄袭反对党的拖车姐现象



拖车姐现象有许多争议的地方,比如有人认为不应该对首长没有礼貌、不应该歪曲事实。但是我要探讨的是国阵的反对党化的趋势。后308,国阵马华与巫统都显示强烈的反对党意识,他们反对与质疑雪州能力、公信力与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Selcat)的公信力,他们反对民联种种政策、橙皮书、包括免费水等等。



其实拖车姐现象早就出现在后308的国阵领袖身上,所以我们不需要要求她、他道歉,我们应该掌握的历史脉络是,拖车姐现象昭示我们——国阵已经发现过去那套只有国阵讲已经无效了。他们似乎认为反对党能够赢得民心是因为敢敢反对,所以才有七情上脸的拖车姐与“你真的那么憎恨马华吗现象),穿黄衣的马华赵明福生前好友现象”等等。


无论如何,如果大家不能冷静分析什么都付诸反对到底如黄伟益模式的,说不好,国阵会因此引起一些同情票。这对那些选区大移民与50对50的选区而言是等于把选区议席送给对手的鲁莽行为。

结构主义 vs 解构主义



我认为,国阵意识里的网络暴民、人民皆白痴、人民受到反对党煽动、人民被反对党利用、反对党上台导致国家破产等等言论,与思维都是有很深的结构主义痕迹。结构主义是保护他们认为的传统,他们认为的文化精神,但是解构主义是质疑结构主义的权威、封闭思维等等。


简单的说,批评拖车姐、公平姐、阿jib哥的伪善行为,调侃并且自称网络暴民就是化解或抵消了网络暴民的严重指责。再简单的说后结构主义或解构主义思维成功解构了国阵僵化思维的控诉、指控、掌控与霸权。


国阵 vs. 民联


必须承认国阵借着国家机器的打压、安抚、收编、派钱等等的确迷惑了不少人以为国阵可以转型,甚至许多评论人纷纷认为纳吉是面对鹰派的阻挠,这样说好像是民联应该委任纳吉做联合政府或是把纳吉拉拢过来。这些简单粗暴充满许多个人政治幻想力的评论简直比一般人民都不如啊(不能实事求是我曾经在批评英国经济学人里写过)。


民联政策的对应似乎在后308流为松散,特别是几个值得大家关注的现象,行动党里认为一个马来西亚是模仿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公正党曾经强烈反对在执政州内设立一个马来西亚牌匾但是反而被行动党一些领袖严厉批评。这显示出民联在短期内是很难有一致的看法的。大家也可以从蔡林辩论里几乎看不到林冠英列举橙皮书内容或民联政纲。这是显示出民联的政纲思想的契合性有待磨合。而如果说大选迫在眉睫,民联是否可以放下个别政党的单打独斗而更多考虑民联整体政纲与政策。或许民联比较老牌政党里还残流着国阵传统教育里的结构主义的血液吧?

后308何去何从?



最后我认为,民联不应该把国阵当假想敌,他们应该大胆创新的提出更多公民思维,更多人人平等、人民主权的政纲等等。最近我和朋友在来回关丹反稀土的路程里一直讨论高速公路时速限制110是否是导致车祸的主因。我们讨论的有汽车机能已经更加稳定,应该可以跑120~130的路段,因为时速的限制与交警的突袭检查等等是否导致公路堵塞或大家都在110km/jam里面自我设定自己的标准,限制的时速是否更方便警方罚款或增加贿赂的机会,没有与时并进的法律是否造成人人只有竞争没有包容?比如那些汽车不能跑110的是否安于行驶在安全跑道而那些高速车道的驾车人士是否也专业的驾驶就算超越了110的时速?(当然最好是可以有一个对不同条件都能满足的比如慢速快速的跑道)


我提出我们谈话的这些内容就是要告诉大家,您读我的文章,其实您也可以有自己的公民主张,您也可以提出更多对公众利益攸关的建议。后308应该是不断解构旧政治思维、僵化思想、腐败政治、贪污滥权的习性的一个不断前进与改进的新政治。只有大家愿意频密互动才能打破社会化的捆绑枷锁。我再提醒大家,无论是salam reformasi,salam bersih 或 salam hijau 都不是只是要求国阵甚至民联,当然也包括我们自己的自我要求。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