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争夺战才刚刚开始!


街头争夺战才刚刚开始!

我个人一直认为政治不是儿戏,但是国阵仓促通过“和平集会法”这恶法的手段的过程里,我必须用大家比较熟悉的语言来说明我对街头政治的理解。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82753


我个人一直认为政治不是儿戏,但是国阵仓促通过“和平集会法”这恶法手段的过程里,我必须用大家比较熟悉的语言,来说明我对街头政治的理解。

国阵看政治很儿戏
今天我们对政治的思维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都很受国阵数十年来殖民地化的影响。我们几乎根深蒂固地认为反对政府是错误的,人权无关政治。既然大家被这样浓厚的殖民地化影响,我只能用大家熟悉的语言来说明,我们怎么玩这场街头游戏争夺战。 


我国(马来半岛)或一些州属被殖民地数百年,今天或多或少,大家对政治的认识都不是从人权丶人类学丶公民政治或宪法赋权的角度思考。因为殖民政府地是为了管制其管辖地,所以立了各种各样的法令,美其言是人权保障,其实骨子里是要永远统治他们的管辖地。今天许多人说国阵修法是根据英国或澳洲现有的法律,这就是离不开被殖民地的旧思维。

国阵不断灌输人民不要政治化,因此一般人都会自我检查说我们不是反政府,我们不是政治化,什么什么无关政治等。但是,既然国阵说人民不应该政治化,那么他们有没有政治化(按他们政治化的逻辑)?在我看来,国阵强行通过《2011年和平集会法案》其目的正是彻彻底底政治化了人民上街的权利丶人民集会的权利丶人民自由表达公民意见的权利。简单的说国阵看政治很儿戏,他反对人民政治化,但是自己却不断政治化,而且垄断政治

回到普通常识
我们回到普通常识,有没有任何国家会因为庆祝球赛胜利丶花车游行丶文化游行而需要通过集会法案的审核?为什么人民集会被看为不一样?为什么执政党不思考人民为何集会?为什么人民不教导执政党认识人民集会与任何集会都是一样的?如果国家需要法律,我们可以有交通法律丶维护治安的法律丶清洁道路的法律,而成立集会法,顾名思义就是执政党要淹没丶删除(delete)人民上街的权利。

政府已经拥有一切的国家机器来自我辩护丶自我鼓吹丶自我宣传,甚至是公器私用来打击敌对政党(一般被称的为反对党或在野党),但是为什么还要剥夺人民使用街头的权利?我上街做什么难道还要写政治检查吗?还需要检查我穿什么颜色的衣服?还需要我告诉你,我支持哪个阵线吗?这不是很白痴吗?摆明了国阵搞集会法,就是要控制人民的政治自由!因此,怎么可以说国阵不是政治化了这法案?

如果按照普通法(common law),我们集会或示威的时候,不但应该管制人民不触法(比如在集会时破坏公物等),也应该管制执法者是否滥权,以及有政治目的地干扰集会或游行。按这样的常识,根本不需要另外修法或立法,现有的法律只是没有被公平地行使!没有一个可以制衡执法机构的法令,导致人民带着战战兢兢的心态上街,而不是光明正大地如国阵附属党团那样爱穿什么衣服就穿丶爱烧什么就烧丶爱怎么表演就表演,国阵控制的警察都视若无睹!

因此,往后任何国阵人警告您不要政治化,您应该这样回应:放屁!如果有人告诉您反政府是违法的,您告诉他应该把纳吉导致霹雳变天丶要求民联州属同步大选,你帮我我帮你等等举动,还有在民联州属反对民联政府的人都捉起来!对!他们就是反政府的,因为按国阵给我们的逻辑反政府是罪嘛!

街头争夺战怎么玩
既然国阵已经不能自圆其说地证明不要政治化丶不要反政府丶不要谈政治等等是违反宪法的,那么我们必须要国阵学习尊重自己(先尊重自己,才尊重人民)。您如果不能在政策上满足人民丶不能回应人民,就应该开放胸怀接受人民的批评丶让人民游行丶示威丶集会,因为这些都是评估与鉴定政府成绩或民意的基础。立法来阻挠民意不是民主行为,是独裁丶是违宪。国阵不能以法律来阻吓民意,这是心虚。如果国阵不悔改丶不承认他们在逃避民意,人民有权利以宪赋的权利作出游戏的裁决

如果国阵真的要改革丶要转型,首先就必须把街头的权利还给人民,不要用恶法来表现您的无知与独裁,这是违反民主原则,也是虚伪的民主作为。如果国阵执迷不悟,人民有权利丶有责任教国阵怎么玩

接下来是考验人民如何鉴定恶法与公民态度的时刻,既然国阵在普通常识与民主测验都交白卷,我们怎么可以相信一个比人民更加不守信用的政府之做法?



Is Najib in a tail-spin?

More than 1,000 march against Assembly Bill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