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冒伪善的反回教国政治


假冒伪善的反回教国政治
求真
2011年9月21日
午夜 12点51分
在做价值判断之前,请我们一起分析数十年来这些政治寄生虫如何利用反对回教国来制造恐慌与是非不分的卑鄙政治动作。

自相矛盾却能操控自如!
巫统与其掌控媒体攻击行动党为反马来人与反回教

马华与其媒体攻击行动党联合回教党建立回教国

巫统攻击回教党出卖马来人与回教徒利益

当然政治游戏并不是铁板一块,有时候巫统也会指控行动党种族主义,

马华也可以攻击行动党不能维护华小,或说行动党是回教党的工具

巫统也可能说回教党是行动党的工具。

华人摆脱不了政治假象

其实国阵这几个所谓大党操弄的政治把戏一直都自相矛盾,逻辑与思维混乱。但是因为使用文化(报章媒体)与政治语言的隔阂,让许多华人至少害怕回教党,让马来人害怕行动党其实是相当成功的。而且历来都是国阵攻击反对党最有效的游戏规则。

1999年,大部分马来人领先改革

但是这游戏的规则必须建立在隔阂、分化与分裂各党才能奏效。但是1999年,很明显的马来人看到安华被马哈迪暴政所迫害而反思成就了烈火莫熄而砍倒了许多国阵巫统的高级领袖,根据官方数据连纳吉也差点滑铁卢

如果大家熟悉国阵操弄选票的游戏规则与国阵特别巫统怎么可能在传统堡垒区只赢241张多数票?结论应该是纳吉也是被进步的马来人拒绝了!

但是马华却借着华人害怕回教国与感恩马哈迪的情意结,反而把林吉祥与卡巴星等等行动党高级领袖都杀得片甲不留。

华人政治,缺乏真正的民主素养

从1999年的政治分析里,我们可以说马来人的政治开始进步,而华人政治却退步了。当举国人民都为司法、人权、民主、法治等等民主价值奋斗的时候,华人与印度人却选择了保守政治。如果今天大家不能认真探讨1999年的华人思维却直接跳跃到2008年与后308的华人政治进步论述,我个人觉得这非常不负责任,也太过乐观或者说脱离客观研究。

既然回教国恐惧症与亲马哈迪主义成为华社在朝的理论架构,我们是有更进步与之的抗衡政治模式?我个人认为一个被动的政治往往是挨打与保守的政治模式。今天在野华人政党或华社还在回教国恐惧症与国阵小开放的理论上打转,可能下一届大选华社将再次退回1999年的老路,选择支持一个看似改革的国阵?

在野党为了自保,自我分化

为了建构国家民主格局,我们必须清楚地看到,除了除了国阵利用恶法与操弄媒体与国家机器等来分裂在野党;但是似乎在野党自己与未免瓜田李下之嫌不断自我制造矛盾。

在华人政治思维里马华成功栽植回教国恐惧症,行动党为了害怕失去华人支持也竟然不断地配合马华成为反回教国先锋,其实就是成为了别人的棋子。

看来马华故意混淆了文化与政治,但是为什么行动党也如此陪座呢?为什么行动党领袖不在文化上多了解回教党的文化、甚至是政治文化,多对话交流寻找共识,减少分歧呢?

缺乏对话的诚意?

给我一个印象就是一个不愿意与人对话的政党只有几个可能,一个是骄傲自大,但是行动党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另外一个是自卑,行动党真的不能从尊重文化与政治异同中对外学习吗?最后一个是无知,请问行动党真的以为我国可以完全去宗教用自己党的理念独立执政吗?如果三者都不是请问为什么却不能对话呢?比起马华民政等行动党缺少贪污滥权的不良记录,为什么行动党不抓住自己的优点在民主、人权、法治上更多了解接触同为民主、法治人权斗争的回教党呢?

在野政治文化缺乏包容?

按照我们这样的思路分析,行动党必须主动去接触并且勒令党员以尊重、对话及谅解的态度去重新思考与回教党合作的基础,不应该继续朝保守与暴政的马华等的调子自以为清高。我想说的是政治不是寻找完美而是学习如何在不完美中寻找共识,创建国家的民主、人权、自由、法治等等共同价值。

公民政治不是投其所好!

因此大家有必要思考为什么华人拥护欢李光耀与马哈迪主义,却不能追求民主、法治、人人平等、公民权利等等的普世价值,而回教党与公正党是否有具备这些民主素质,还是国阵里有这样的民主素质?

许多政治评论人失去以民为本,掉队于活在民主、法治、人权等等的公民思维思考中,所以一旦国阵宣布废除内安法令或检讨恶法的时候,就会失去了评论人的评论价值,只能沦为美化与粉饰饰的工具,这可悲之处就是因为不能实事求是地从历史、民主、法治、人权、公民醒觉里一路走来不亢不卑!

注:作者部落格http://2thepplwaywp.blogspot.com/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