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玩马来西亚的心情来说爱你(阐述版)


求真
2011年5月28日
晚上 10点57分
政府最近的宣布RON95暂时不起价,令人深信大选快到了。无论马华国阵怎么说反对党人抹黑国阵的“以民为本”的政策;只要大选真的在不久的将来进行,国阵屡试不爽的谎言还是会被揭穿的。大家不要忘记308前,阿都拉说他不会为了避开安华而提早大选,言犹在耳,狼不是真的来了吗?

人民是裁判

作为公民的一份子,我们期待国家不再继续“玩马来西亚”——一个没有真理、没有法治、没有尊重人权、没有尊重民主的国度。因此我们需要更多的政治醒觉教育、公民醒觉教育来唤醒人民对政治行为负责任。如果是一个成熟的公民将会义不容辞地做好一个裁判的角色,不让那些破坏国家法治、民主、人权的戏子继续蒙骗人民。但是如果缺乏资讯甚至是一直都被虚假与扭曲的媒体与国家机器欺哄的人民,我们如何可以做好裁判的角色呢?

提升公民醒觉与独立思考


面对一个高资讯的国际社会,国阵还是能够靠极端的政客与极端的自诩司法公正等等的言行继续靠恐吓、扭曲及利诱人民不相信两线制吗?作为公民,我们能够忍受是非不分的现象不断成为嘲笑两线制、践踏民意等等傲慢行为继续地嘲弄民主与人民的独立思考吗?当然前提是大多数人民懂得独立思考能够在扭曲的新闻与国家机器的重压之下,辨清事情真伪吗。比如赵明福自杀论、执法暴力递增、虚假的以民为本(merakyatkan)的口号与假动作能够继续镇压住人民求变与趋向两线制的理想吗?

如何落实普世价值?

从“一个马来西亚”有组性地弄虚作假的动作与口号--包括了一个马来西亚组织在补选的小动作与扭曲事实的假民主与假公平,我们人民必须在政治恐慌的时代里开辟出属于人民与公民的道路。当我们诉求民主、法治与人权的时候,国阵政府多次强调人民不能太多的民主(其实从新闻自由不断滑落与镇压民意的表现看来,他们可曾尊重民主?)他们不断合理化镇压人民的抗议行动、不断用“不要政治化”来扭曲与干涉政治公共空间的运作;我们如何继续保持公民醒觉,甚至以公民的独立思考来做好人民裁判的角色?

简言之,当民主、自由与人权的普世价值被扭曲后,人民如何继续保持高度的醒觉以达到两线制,脱离国阵的一党独大与政治霸权的格局?在我们无法有效地以正常的普世的精神价值来唤醒人民之际,我们必须不能太过仰赖民联的政治讲座(ceramah)的激情代替公民醒觉,因为他们可以传达的信息还是有限,甚至为了选票利益说了许多讨好群众的声音,但是这些也可能是导致群众偶像化政治人物(就如许多星迷对偶像的崇拜)失去独立思考能力。我们必须小心这些亢奋的语言如果被传到接受如《前锋报》等国阵严控的主流媒体“教育”的群众,可能会带来反效果。这其实是必然的,如果我们不知道花香,我们怎么会欣赏花的香味;同理,没有醒觉于民主、自由、法治与人权的重要性的人民如何珍惜这些普世价值?

玩马来西亚——批判虚假民主的反制

“玩马来西亚”其实应该是国阵送给人民最具体的反面教材。什么是玩马来西亚?在英语one是一,而马来西亚国阵带给人民最真实的政治面貌其实是玩(playful)——玩世不恭、玩忽职守、玩弄权势、玩弄民主、玩弄人权等等的最具体的实物教材!与其去质疑国阵是否做到one Malaysia(一个大马),人民倒不如从赵明福、古甘、Amirul等的不幸遭遇、民主被打压、媒体被扭曲、公民价值被歪曲的事实中认清我们必须与贪污腐败、滥权霸权划清界限,这是两线制最基本目标。与其去争议我们的种族问题倒不如确定公民价值、落实民主等等的还政于民的精神。

因此”玩马来西亚“不是玩笑,也不是不负责任的嘲弄,而是对民主、人权、法治诉求的具体批判思维。是谁在玩弄国家民主,是谁不断地恐吓人民,是谁不断地认为人民没有辨清真伪与判断是非的能力?这不是“玩马来西亚吗”——一个嘲弄以民为本的体制!

加强政治意识,提高创意思维,疏导人民反思未来

摆在我们身边许多被包装扭曲的媒体,我们不能一举帮助人民一一辨清;但是我们却仍然坚持我们需要独立媒体如《当今大马》、《独立新闻在线》与其他更加开放性与兼容性的媒体来告诉人民真相。如果民联领袖无法洞察主流媒体的局限性与歪曲事实的本能,他们肯定不会打造自己的媒体如《火箭报》、《公正报》《Harakah》、《Roketkini》等等媒体,但是网络媒体或党营媒体或民办媒体如何冲破重围,尤其是面对迫在眉睫的大选?根据个人观察,我个人认为如果人民无法拥有普世价值(共同语言),很难会珍惜或拥抱两线制。

这可以从我最近与一班开始非常反感投票的工人的谈话里发现到。交谈开始,他们认为选举不能改变什么;因为选举后仍然要辛苦工作,物价仍然上涨,选举只会让政客更加得利,老百姓则更加不利。我反问他们:“您有这样的想法,为什么不用选票表达出来,你可知道我们临近的国家除了新加坡就是马来西亚从来没有换过政府?”他们才恍然大悟。我说:“这意味着人民无法改变政局,人民无法表达自己的政治愿望,自然国家就没有前途了”。他们开始申诉安华是被陷害的,我也反问他们民联管理的州属是否制度化的提供人民该得的福利?他们更加热烈地讨论与肯定说必须要有两线制。

其实我只在工作的时间(监督运输公司下货)与这些马来友族与印度友族谈论国家的未来,给我振奋的是因为我确信普世民主价值,我不会羡慕新加坡李光耀政权的反民主政体。这样我先说服自己清楚知道民主不是厚此薄彼也不是自圆其说,然后我才可以说服群众必须加强公民信念以选票落实两线制达到还政于民。我想我讲这些胜过政治人物的说辞,因为我也是工人,我也是坚信两线制能够改变国家走向真正的民主、法治与尊重人权的理想。

结语:谁来告诉人民,我们必须反思国家的未来

能否充分掌握”玩马来西亚“的精髓,完全在乎人民是否熟悉我国的政治环境,而政治教育或分享者是否确信民主的普世价值。如果分享者无法洞察“玩马来西亚”的真正面貌,无法分享民主价值的重要性;那么受众是否会相信我们的分享?受众是否会自己尝试改变自私的贪污滥权与我何关的想法?

如果您我对未来模糊,落实两线制或让国阵继续执政对人民有什么影响?如果没有认真看待人的尊严、赵明福怎么可能是我(我怎么可能是下一个赵明福、古甘或安华)?要做一个负责任的公民,首先我们必须先对自己的政治认识负责任,然后我们才会相信国家不能继续因为贪污腐败而落后,再者我们必须相信公民权利决定国家的未来,您我怎么可能缺席其中?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我为什么说郑丁贤不懂政治,不会评论

《独立新闻在线》- 选区划分不公又不均 各党选票价值不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