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四月, 2010的博文

拒绝肮脏暴力补选 解决民生问题 再谈民主自由

图片
我在风云日报发表的文章,请多多指教。


拒绝肮脏暴力补选 解决民生问题 再谈民主自由 /求真时间:2010-04-30 11:50:05  来源:本报报道  作者:公民记者:求真乌雪之役看起来已经尘埃落定,不过是否真的那么“定”,还是要看民联候选人再益是否通过选举诉讼推翻补选成绩,大家拭目以待。 我想这次的选举过程值得我们注意的几件事。有人开始麻木于选举手段的肮脏与暴力,城乡差距的政治现实与深入检讨民联州政府的失责。 肮脏、暴力是正常的?


继续阅读: 

伊布拉欣阿里的的感恩谬论

图片
我在风云时报的投稿,请多多指教。


根据报载依布拉欣阿里重复其种族言论本色,在乌雪补选成绩揭晓后第一时间批评华社不懂得感恩。根据分析在乌雪补选激烈选战中,民联的公正党夺得全部华人票箱的三分之二。 感恩谬论再现 依布拉欣阿里为此要求纳吉政府暂缓透过马华与民政安排的补选拨款与承诺。由此看来50多年的霸权政治,导致的本末倒置的 请继续阅读原文

给乌雪选民的寄语:否决旧政治,开创新未来!

我心为马来西亚人民被撕裂而心痛

他们多次支持种族主义是好东西 然后又不停的消毒,说他们不是种族主义者
他们说一个马来西亚 但是却不允许人民质问为何花费巨款包装 没有公平处理,被投报刺痛人民和谐的总总恶因
我心为人格分裂而刺痛
他们说大专法令限制大学生问政 但是却利用大学生为自己开道 同时却不断秘密监视扣留,其他阵营的大学生
我心为失去正义而哀痛
他们说反对贪污,打击贪污 但是却没有看到任何具体的抓大鱼行动 反而赵明福无缘无故失去了生命 还有许许多多的人民,为何只能敢怒不敢言?
我心为双重标准,感到愤怒
他们说以民为先 但是却肆意控制媒体 却不断轻蔑民意 却不断双重标准
够了,旧政治滚蛋!
就让那些政治双面人随着旧政治退场吧 别让他们继续动用国本 别让他们继续党国不分 别让他们说要人民感恩
人民是老板!
如果他们忘记了人民是老板 请用选票教训他们 如果我们忘记了人民是老板 请我们检查清楚,我们投票的地点有没有被掉包 请我们反思,为什么我手中的一票不能改变国家命运? 请相信308,我们已经有好的开始 请相信,今天与未来是属于改革的
善用民主的权利
如果我们不想,不断听到与看到贪污舞弊没有解决 不想听到,物价高涨没有受到控制 不想看到,只有他们可以不断玩弄种族课题 不想再看到,政治双面人玩弄人民感情
请告诉身边的朋友,我们需要改变 我们可以改变这个国家的命运 我们可以让国家债台高筑止血 我们可以让纷纷移民国外的亲人光荣地回归
如果我们相信我们是国家的主人 政府是我们手中每一票所组成的
国家需要改革
球场上有必须有公正的裁判 我们需要独立专业,控制幽灵选民与改良不公平的选举制度 我们需要一个,真正独立与政党而专业的选委会
开放市场,才能货比三家 我们要设立严格监督,政治霸权导致专权与党国不分 我们要公平的媒体开放,我们要改革媒体里的谎言与吹捧
要改革就不能随波逐流 要改革就要科学、客观与道德
改革是为了坚持公民权利受到尊重 改革是为了让公众利益受到保护与尊重 改革是为了还政于民、以民为本 改革是为了遵从法则、培养德行 改革是为了,我们的未来的政府不是只会怪罪人民,而是体贴人民的 改革是为了,未来的政府不敢随意挥霍国家资源 改革为了,未来我们可以骄傲地说,我们是马来西亚公民
给乌雪选民的话
请不要放弃改革国家的希望 请珍惜手中的一票 请善用手中的一票否决旧政治 请善用手中的一票开创新政治
不要再让我们的下一代,陷入是非不分与哀痛撕裂!
心情寄语:害怕历史重演,以诗体散文表达内心焦虑与渴望,希望乌雪选民明…

wahai pengundi Ulu Selangor,pastikan orang ini tidak mengundi di Ulu Selangor

图片
semak di laman SPR http://daftarj.spr.gov.my/daftarj/daftar.aspx
IC: 651018106495
dapat nama serupa colon Ulu Sengor daripada BN yang kononnya merakyatkan

对媒体设限打压,因为恐惧政治

图片
(图片来自《当今大马》
台湾著名时评人南方朔撰文〈唯一必须恐惧的,是恐惧本身〉,阐述了国民党患上了“失去选票恐惧症”因此不敢做与不能做许多改革的工作。

今天我看到首相署与首相夫人插手媒体自我审查与媒体自主的权限作出不可理喻的三不政策。

1.不准讨论政治课题;
2.不许谈乌雪补选;
3. 不可邀请反对党人士上节目。

如果ntv7《非谈不可》节目制作人黄义忠老师屈服于这类政治干预,可能我们今天就无法了解,原来国阵高层是如此害怕政治的。这和南方朔先生说的“失去选票恐惧症”是否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们应该记得由李晓蕙与林猷全医生主持的《你怎么说》也是在308后以收视不佳的理由被“调整”,然后倾谈节目主持人与嘉宾就分别受到“调整”与受到过滤。我们可以相信现在的《你怎么说》的收视率不可能有李与林主持那时的红火。这说明了马来西亚人民对政治的认识已经比以往高了许多。

一个“失去选票恐惧症症候群”,轻者可能是对改革事业裹足不前;重者则是不择手段地制造自己的胜算。打压媒体自由、歪曲政敌的言论、挑拨种族不和言论等等都是一些“为选票而选票”的具体表现。

如果黄老师或其他媒体负责人没有反映事实,没有据理力争,这样的暗箱作业可能不为外人而知;久而久之群众接受的资讯都是一面倒,对国阵或执政党报喜不报忧的报道与吹捧。

恐惧政治是因为他们知道政治的影响力,对他们而言政治是决定既得利益者是否能够继续长治久安的“手段”。既然是手段与工具就不可能拱手送人,因而对媒体独立自主进行侮辱与对媒体专业的赤裸裸的强暴。

借用南方朔所言:“我们唯一必须恐惧的,乃是恐惧本身”。一个不敢面对政治的机构与领袖是没有诚意面对政治的问责与公平辩论的。一个没有诚意面对政治对话的领袖能够落实人民的政治诉求吗?他们能够明白现在手上的权利是人民赋予的吗?他们明白什么是政治道德吗?

当一个政治领袖不知道自己真正恐惧的是什么就会不懂装懂或者,掩耳盗铃认为人民不知道他们恐惧失去选票。这类的心理正好说明后308带给国阵的冲击是很深远的,他们越说安华的916是虚假的政治骗局,越说明他们害怕这“骗局”成真。他们越强调民联害怕纳吉已经从40多巴仙攀升到60多巴仙的声望率,正好说明了他们想用一个数字来掩盖活生生的贪污、滥权、营私舞弊、司法不彰、治安不靖等等历历在目的事实。这正是他们读不懂,美国小罗斯福总统的名言:“我们唯一…

政治如此风花雪月?

将这篇文章献给原本应该在今天过31岁生日的赵明福与那些热爱国家民主的战友们。欢迎转载与翻译,谢谢。


在我国有许多很古怪的事,如果没有仔细分析可能都成为了真理或导致国家落后的不良文化。

如果你说我们反对贪污,有人会和你唱反调;贪污不要紧,只要做到事,人民会接受的,谁不爱贪?如果你说我们国家没有法治,特别是官僚体制里太多害群之马;他们会说,这和国阵无关,因为他们也面对庞大的官僚体制的困扰。

如果你说国人基本在贫穷线下,他们会大声呐喊;我们比非洲国家好,人家是饿死人,我们这里是饱死的,却没有饿死的。如果您说种族主义不好;他们说种族主义挺好的,为自己的民族奋斗是每一个民族应该做的。

如果你反对山埃入侵家园、高压电缆危害健康;他们说你不要政治化,这里完全是安全的,是反对党在搞鬼,政治化了这些课题。如果你说民联是新政,民联领袖坚决提出及体现出反种族主义与违反人权的内安法令等等的言论和风范(比如在阿拉事件、踩踏牛头事件、反对内安法令无经审讯扣留公民等);他们说民联里有许多是从巫统过渡来的所以新不了,他们也是新经济政策的受惠者,如果要证明自己是新政就要完全废除特权等等。

其实要分析这些乱象并不困难,但是需要有一些基本条件;就如建筑需要有地基,学习需要有基础。首先我们必须抽丝剥茧地分析这些唱反调者的知识或认识水平。为什么他们对新政如此反感、如此痛恨恶绝?我他们至少分成三类:

一、国阵唯一论,他们不惜动用国本袒护他们的领袖或者自己在政策上的偏离、种族主义、打压人权、贪污舞弊、谋私滥权等等都是反对党的炒作,他们是坚决没有做出任何伤害国家人民的事情的。很明显的例子,他们会说赵明福的命案和他们无关,这都是反对党炒作;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很安全都是反对党在炒作;内安法令是用来保护国家人民安全的,是防范性法令,没有错。

二、历史无知论,他们相信既然50多年联盟/国阵仍然受到人民委托执政,因此有问题的是反对党和他们的同伙,国阵是没有问题的。为什么我说无知呢,因为他们不敢独立思考,认真分析;我国的建国历史不是国阵的教科书那样把国阵或其朋党描绘成天使一般。我们不能规避如果彻底解决了贪污滥权,尽早认真彻底打击朋党主义我国的成就与经济成长不会落后在香港、日本、新加坡、台湾等天然资源匮乏的国家与地区。也就是说,我们全国人民都应该彻底打击贪污滥权的文化与行为,不管他是谁,包括自己!但是因为相信历史只有一个面向所…

啊Sir 大完咩!

今天和一位傳道人、畫家夫婦一起吃晚餐,問起我對政治的看法。我舉例香港電影常看到的畫面:“差佬大完嗎?”。我說這是香港人公民意識的提升。我進一步分析,但是在香港廉政署未成立前,香港的經濟、治安都是很腐敗的。他們必須經過一段獨立廉政的政治改革過程。所以現在香港的經濟、治安等都比馬來西亞先進。在馬來西亞誰敢對警察說:“啊Sir 很大嗎?,我是納稅人!”。這裡可以看到我們國家是怎麼落後其他進步國家和地區的。

基督徒参与小组与团契的意义

看了小芳姐妹在面子书上的文章,我在留言处写了这段。

我尝试回答为什么去小组的问题。可能很多时候我们以自己的标准当着是耶稣的标准来看事情,包括教会里的人与事。因此我们会认为关于个人的小事情不应该在小组分享。曾经我也很铁定地说,基督徒为什么只是为自己打算,祷告的内容都是自己利害关系的。什么时候为国家的民主、国家的公义来祷告?无可否认真正能够为国家正确地祷告的实在很少,当然这也取决于教会的领导是否能够教导及提倡社会公义不是嘴上说说而已。

无论如何,一个人如果没有先得到帮助与医治是不会看到别人有更大的需要的。所以耶稣在世上为人医病赶鬼然后才传讲福音。如果小组无法提供信徒一个吐露心声的空间,可能我们回到各自的生活里仍然无法面对或解决。当然小组的目的不是提供世人认为的心灵寄托而是真正的遇见耶稣。如果看任何事情都看不到耶稣怎么做,怎么想的信徒他的生命是有问题的。有问题的一定要透过查经、分享、代祷等去抢救,否则这问题可能会恶化。

因为整体而言信仰就是因为认信耶稣基督的救恩及我们与三一上帝的关系。这关系可以承载我们在真理、道德、信仰、文化、伦理等等关系到人的价值观的认知。所以小组看似一班人叽叽咕咕,但是真正的学问是建立信徒的信心与扶持软弱者成为刚强的空间。同时也是小群体生活在信仰互动之下的信仰动力。

好的团契或小组应该是可以为国家祷告,为教会牧者领导教会的方向代祷及其他更大更远的事交给主来成就。不会祷告、不会国家大事不是问题,可以学习可以逐步改善。不要小看祷告的能力,可能不能一下解决问题,但是真理的圣灵会引导我们做适当的事。

防范H1N1的自我隔离方法

图片
今天我们教会的家事分享中特别提到一个家庭里的爸爸、女儿、婆婆还有一个阿姨被证实患上H1N1。大家都很迫切地为他们祷告。散会后和一位在第一波面对HIN1的弟兄分享他自我隔离方法。

他建议一旦发现这病毒感染,应该马上隔离,如果医院没有隔离的措施,可以在自己家里隔离,然后把其他家人搬到其他安全的住所。房子并且要马上进行消毒与经常用酒精清理墙壁,桌子等等。
他建议为了降温可以大量的吃雪糕,因为雪糕有奶粉可以提供足够的蛋白质。
如果可以忍受艾草的熏味,他建议可以用熏艾草来对空气消毒。
另外控制空气方面应该使用负离子空气清洁器。
他强调鉴于病毒传染的可怕,所以在隔离期间,不要亲近任何家人以免伤害他们。

阅读母语教育与民族文化认同

这是转载好的文章

这是研究全球化比较少被关注的文献
Peter L Berger: http://www.docin.com/p-16831050.html

母语教育是全球化语境中的一个重要命题。全球化是一个与多样性同时进行的过程,连接着文化的本土化。加强母语教育的实质是增强民族文化认同。认同不仅是一种身份的定位,而且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和参与的过程。既要关注母语根源性这一基本属性,又要关注母语的言说、表达方式的深层定义。在增强民族文化认同的同时,要善于发现别人吸纳多元文化,自觉地担负起发现自己和丰富人类文化的崇高使命。

耶稣复活对全人类的意义

图片
经文:

路加福音
第二十四章耶稣复活(太28:1-8;可16:1-8;约20:1-10)1礼拜日大清早的时候,妇女们带着预备好的香料,来到坟墓那里,2发现石头已经从坟墓辊开了,3就进去,却找不着主耶稣的身体。4她们正为此事猜疑的时候,忽然有两个人,穿着闪烁耀目的衣服,站在她们旁边。5她们害怕,把脸伏在地上。那两个人对她们说:“为什么在死人中找活人呢?6他不在这里,已经复活了。你们应当记得他还在加利利的时候,怎样告诉你们,7说:‘人子必须被交在罪人手里,钉在十字架上,第三日复活。’”

我们先回顾历史,当耶稣被捕被审判的过程中,耶稣的门徒都四散了。从耶稣被定罪那时候除了相信耶稣妇女,受过耶稣恩惠的姐妹没有放弃跟随主。圣经中多次描述那些群众经常要把耶稣和门徒牵连在一起。


彼得三次不認主(可14:66~72;路22:55~62;約18:16~18、25~27)69彼得坐在外面的院子裡,有一個婢女走過來對他說:“你也是和加利利人耶穌一夥的。”70彼得卻當眾否認,說:“我不知道你說甚麼。”71他出到門口,又有一個婢女看見他,就對那裡的人說:“這人是和拿撒勒人耶穌一夥的。”72彼得再次否認,並且發誓說:“我不認識那個人。”73過了一會,站在那裡的人前來對他說:“你的確是他們中間的一個,因為一聽你的口音就認出來了。”74彼得就發咒起誓說:“我不認識那一個人。”立刻雞就叫了。75彼得想起耶穌所說的話:“雞叫以前,你會三次不認我”,他就出去痛哭。


其实以一个人的认识与胆量来说,彼得能够远远地看着耶稣被审问的过程,已经很难得了。他躲在一处就表示说他是爱耶稣的,他关心耶稣的危险。但是当他被人认出来后却马上否认,这里可以让我们思想,承认自己是耶稣的门徒是有危险的。这样的故事不断重复又重复,直到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大帝在某次战役中其面临失败的境地,他向身边人员许愿,如果能获胜就信仰基督教,最后那次战役他奇迹般的胜利了,所以就遵从了自己的誓言.

所以我们可以探讨一个世人认为失败的耶稣,自己救不了自己的耶稣,为什么却在他死后更多人不要命的相信他?如果耶稣没有复活那些使徒,还有跟随耶稣的人他们不但是骗子还是大傻瓜。他们独排众议地相信耶稣复活,相信得比耶稣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更加真切。他们不但相信而且还不怕死地到处传讲一个钉十字架与三天后复活的耶稣。就这样的信息建立了教会,坚固了基督徒的信心。而且正如早在耶稣降…